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旅游频道 > 旅游台首页 >

换工旅行178天 放慢脚步看清世界的美

发布时间:2011年05月30日 11:26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外滩画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郭铭哲是一个普通的台湾营销企划员工,靠着换宿和打工实现了穷游天下的梦想,并出版了岛内第一本换工旅行的深度旅游书—《西岛撕落:花莲换工度假178天》。

  结束了纽约的Dream City之旅、新西兰的帮工度假,郭铭哲眼下正在享受西澳南部的温暖气候和巴塞尔顿“地理频道级别”的长堤夕阳,以及一如既往的繁忙打工生活。

  一年前的跨年夜,想要逃离台湾西部高压生活和职业低谷的他,循着网络上一则花莲海边民宿的招工换宿信息,坐上了开往台东的2059次列车。穿过中央山脉,一下子来到全新的世界,从此开始了一段不可思议的换工旅行。

  每天早晨,在为民宿(换工的地方—编注)客人烹调早餐的忙碌中,郭铭哲的一天开始了。接下来的任务是选择需要播放的背景音乐,这是一项考验品位的工作。待到客人陆续离开,整理房务的工作便要有条不紊地展开。带民宿的小狗去海边散步是每天的惯例,一旦碰到白蚁入侵的突发状况,他还要立马卷起袖子投入到泥匠小工的角色中。这一切却并没有报酬,作为交换,民宿店主会为他提供免费的住宿和早餐。他则能够利用闲暇的时间四处旅行。

  在台湾,这种换工旅行的方式在近两年逐渐风行起来。

  就像回到以物易物的时代

  “等一下,我去收下被子!”采访到一半,郭铭哲突然“嗒嗒嗒”跑开去。

  曾经几乎双手不沾家事的他,如今不但能将家务打理得井井有条,下厨也俨然是个好手。对希望以民宿作为主要换工场所的背包族来说,这可是两门令店家瞬间对你好感倍增的换工手艺。

  上世纪70年代,英国率先建立了一个“打工换食宿”组织——世界有机旅行组织(World-Wide Opportunities on Organic Farms,也有人解释为Willing Workers on Organic Farms,简称 WWOOF)。

  参与者每天只需在计划内的农场工作4到6小时,就能换取免费的食物和住宿。这个原本旨在让都市人更多地接触大自然的松散组织意外地得到了旅行爱好者的热捧。和 WWOOF有着相似精神,但工作范围不仅限于农场的Working& Holiday,也很快成为一种新的旅行形态迅速流传开来。

  这种方式大大节省了旅途开支,对“没有钱却想旅游”的背包客来说,无疑具有很大吸引力。通过劳动交换旅行,郭铭哲形容换工生活“就像回到了以物易物的时代”。

  而在花莲,以物易物的淳朴民风更加深入人心。你经常可以不用金钱,而是其他各种方式换到生活和旅行所需。“有时候你通过朋友认识了另一个朋友,那个人也许正好在经营一间咖啡馆或早餐店,你就可以去帮忙打扫,交换一份免费的咖啡或食物。”郭铭哲介绍着他在花莲以物易物的经历。每到农作物收获的季节,郭铭哲还会扛着一个大箱子去附近的农场帮忙采摘。“你不用给我工钱,不过你农场里的蔬菜或水果能不能给我一些?”他问。花莲的农场主总是欣然同意他的要求。结果他一个星期没买水果。

  由于不支付薪资,民宿店主通常不会对换宿者的工作质量提出很高的要求,但郭铭哲对待换工的态度却出乎意料的认真,仔细到连客人鞋子的摆放顺序都要事先问过客人第二天的出行计划后一一调整—将最先出门的客人的鞋子放在玄关最里处,由内向外依次排列,这样每一批客人都可以直接穿上离开。郭铭哲说:“在民宿换工需要一点点责任意识,因为没有人能衡量彼此付出的劳动,所以你要自觉。这是‘以物易物’最重要的精神,它需要人与人之间建立一种原始的信任。”

  瞬间慢下来的生活节奏

  在去花莲之前,郭铭哲是台西一名从事营销企划的普通员工。“我出生在高雄,大学在台北。一直以来,我接触到的都是快速、高压、步调快的生活方式,缺乏时间来注意生活的细节。”郭铭哲说。

  而民宿的主人“管家婆”,却始终坚持着“慢”的态度,对“自己动手”有着信念般的坚持。在郭铭哲换工的民宿,总能看到通过手工制作的家具或者小物什;客人的餐饭也是店内烹调,不用外食;别家店打扫房间大约半小时就可以搞定,郭铭哲却要一个钟头才能完成,因为管家婆坚持不使用清洁机器。

  整理民宿房间最初几天,因为业务生疏,郭铭哲常常感到很紧张。一天打扫房间的时候,猛记工作笔记的郭铭哲被管家婆发现了。“不用这么急。”管家婆安慰道。郭铭哲这才发现他把西部那种紧张的生活方式无意中带到东部了。“换工就是要换自己。”他突然间恍然大悟,第二天,管家婆让郭铭哲和她一起打扫房间。“想象自己就是今天晚上要住进来的客人,想象哪些东西是他会需要的,哪些东西是多余的,一个舒服的房间就会自然而然地浮现出来。当客人真的住进来时,他会感同身受,这就是‘手感’。”管家婆将打扫秘诀娓娓道来。

  一天,管家婆对郭铭哲说:“铭哲,学做菜吧。”可他之前从没有在家里煮过饭,更不用提去菜市场杀价买菜了。管家婆并没有告诉郭铭哲学习料理的原因,但投入到食物世界里的郭铭哲却渐渐感受到其中的含义:“当你亲自料理的时候,你会思考怎么样才能使食物美味,怎么样才能跟吃的人分享......当别人在吃的时候,他们能感受到食物里的心意。这是我从来没有想到过的。”

  “这是我在原来的生活中忽略的东西。”他说。后来的他,会花一整天思考如何搭配才能使沙拉更营养、水果是切丁还是划十,还懂得买吐过三次活水的蛤蜊,并且乐此不疲。

  离开花莲短暂回到台湾西部的时候,郭铭哲亲手给家里人做了一次饭。父母都惊讶于他的变化。“看待生活本身的眼光和心态不同了。这段经历改变了我,也改变了我和家人之间的关系。”

  不断被发现的幸福与美丽

  被中央山脉挡住的花莲,在日复一日写着企划案、土生土长的西部人郭铭哲眼里,就像另外一个世界。

  新年前夜,他听完跨年演唱会,隔天凌晨在沙滩上醒来;他骑行百里长的纵谷公路,从舞鹤台地俯瞰壮阔的山谷风景;他在卑南姐妹花的歌声中放声乱唱,被戴上了象征卑南族一分子的手编花环;他还深入少数民族居住的部落,尝到一碗令他至今仍念念不忘的羊奶头泡面?

  新世界令他惊奇的不仅是世界级的风景,还有花莲人独特的生活方式。

  回想起第一次见到民宿主人的情形,郭铭哲直到现在还连说“被惊到”。“管家婆只有两双鞋子,一双靴子,一双雨鞋。男主人阿正还常常打赤膊。”男女店主的寒酸模样着实让在西部收入尚可的他吓了一跳。他还记得一件趣事:“阿正弟弟的婚礼上,阿正连一套像样的西装都找不到,管家婆也没有小礼服和高跟鞋结果她就干脆踏上雨鞋,两个人开着破车‘突突突突’响着过去了。”

  共同生活了一段时间后,郭铭哲才发现他们过得比大部分人都惬意。

  停罢破车,管家婆可能会坐下来喝一杯用花莲最好的咖啡馆磨的咖啡粉手工冲泡的咖啡,阿正则会不紧不慢地出门为客人买书和 CD。在他们的浴室里找不到1升装沐浴露这样的庞然大物,倒是一块块手工香皂散发着淡淡的香气。食物则是优质的花莲米和有机蔬菜,和住客及其他换工的同伴围坐在阿正用海边捡来的漂浮木改造成的桌子边,就着头顶由废弃浮球改造的灯,享用这些精挑细选的自然食材,居然也挺和谐。

  闲暇的时候,两个人会开车出去兜风、钓鱼,或者花一个下午的时间悠闲地烤蛋糕。“衣服对他们来说只是遮羞保暖的工具。我之前赚的钱不比他们少,但他们享受的才是真正的生活。”郭铭哲感叹。

  一个偶然的机会,郭铭哲得知管家婆原来是“慢城花莲”的一员。这个发自欧洲的“Cittaslow慢城运动”的组织,结合了花莲慢活、漫游、慢读、慢闲等认同缓慢生活和重视人情味的当地小店,定期筹办自发性的聚会和活动。他庆幸自己不必远赴欧洲就能体验“西岛撕落”的生活方式。先逛逛开在日式老木屋里的二手书店,然后到泥巴咖啡要一份咖啡配手工烤贝果;休憩完毕,换一家旧书铺子继续消磨时间;最后在法采时光续一杯咖啡,成了他在花莲排行第一的单日行程。

  然而,无论多么舒服自在的生活,也无法阻挡一颗想要继续前进的心。今年28岁的郭铭哲给自己设定了一个规划——在30岁前把想做的事情都做完。“任何忧伤,都抵不过世界的美丽!”写下西蒙·波伏娃这句话,告别离开花莲的伤感,郭铭哲又以打工旅行的方式上路了。

  “不要让‘可是......’阻碍我们的出发”

  记者:为什么选择花莲作为首次换工旅行的目的地?

  郭铭哲:花莲有很多世界级景点。然而我在台湾生活了这么多年,却只在高中的时候去过一次。这是我想去花莲的原因。很多人问我,你可以直接去国外啊,为什么不去?一方面是因为我的存款不够。这是很实际的换工只能帮你解决食宿,但是旅行中的一些必要开销还是要自己负责。在花莲的半年,我自己承担的费用大约是3万台币(约人民币6600元)。另一方面,在岛内换工的话,就算到了东部,食物、语言、生活方式、习惯等东西和西部也没有很大的差异。这对第一次尝试换工的人来说是很大的帮助。因为你不需要花太多时间去适应另一种生活,问题就只剩下“要不要走”,于是我出发了。

  记者:家人支持吗?

  郭铭哲:妈妈很支持。父亲的角色是在传统里比较保守的。他会担心我的未来,希望我承担家庭责任。我们之间有过争执。但透过花莲换工后我有点改变,会用一种适应他的方法,去告诉他为什么我想要做这些事情,这些事情会对我的人生有哪些改变,尝试用更多的方式和父亲交流。

  记者:旅途中最难忘的经历是什么?

  郭铭哲:我在民宿接待过一位房客,他是我接待的第一个外国人。他全部的行李就只有一个小包包,一两件衣服,一袋画笔,一把吉他和一本乐谱。他来花莲的第一天,就是到太鲁阁山脚下找当地朋友喝酒唱歌。

  最后醉倒在村民家门口,第二天在深山里走了七八小时才回来。我们两个一见如故。我们聊过去,聊他的国家澳洲,去台湾传统的菜市场买菜,去海景草原散步,看整个花莲市的夜景。最后躺在草皮上一边喝酒一边聊天,直到昏昏睡去。我们成了非常好的朋友。

  我会想这真的很有趣。原本人和人都是平行的,但是却在旅行中产生了交集,而且这种缘分会一直继续下去。他和他的女朋友现在住在台湾,我们正在计划一起旅行。

  记者:从书里可以看出你非常喜欢花莲缓慢的生活节奏。在“慢活”和“在路上”之间,你为什么还是选择了后者?

  郭铭哲:我觉得缓慢是一种心境。花莲释放出来的缓慢悠闲的特质,在当时的环境中,能够让我把一些事情看得更清楚。但我心里始终有一个梦想。我希望遇到更多有趣的事情,透过在这个城市学到的经验,在下个城市得到更多的东西,成为一个更好的人。世界上总有另一个地方能给我更多的启发和感动,让我想要去追寻。只要有这样的机会,我就一直会继续。

  记者:有没有想过有一天还是要回到西部的生活?

  郭铭哲:我给自己设定了一个deadline,30岁前做完一切想做的事,不留遗憾。我也害怕一无所有,知道自己终究有一天会回到西部。西部的生活方式是不会改变的,你能够改变的只有自己的心态,这就是我旅行的原因。你必须经历一些事情,看过一些风景,遇见一些人,知道别人是怎么生活的,他们曾经怎样做过,才会从中得到启发,懂得当我回到原本的生活的时候,应该做什么样的调整。

  记者:对想要和你一样尝试换工旅行的人,你有什么建议?

  郭铭哲:做好心理准备。很多人只看到了换工美好的一面:可以免费去旅行、自由自在。但换工旅行还有“换工”这一部分。你必须要付出劳力,必须努力工作,才能得到相应的回报,这个过程有时候是很辛苦的。在民宿维护博客的时候,我也常常看到大家的留言:“好羡慕这样的旅行方式!??可是我现在有工作。”也许生活的可能性就消失在“可是”里!鼓起勇气,做梦的人是有路可以走的。当你梦中这条路出现的时候,不要炫耀你能走多远,就从身边的地方开始。说走就走,才能越走越长。

责任编辑:王宝言

热词:

  • 郭铭哲
  • 穷游
  • 深度旅游书
  •    

    搜索更多郭铭哲 穷游 的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