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旅游频道 > 旅游台首页 >

追踪“凤凰敲诈案”(民意)

发布时间:2011年10月27日 15:14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凤凰古城风景。
邱海鹰摄(人民图片)

  【呼声】

  “凤凰,你那美妙多姿的古城风韵被一双双黑手遮挡了,一场黑幕伤了我的心,我看不清你了,我也不想看清了。”

  2009年2月20日,一篇《一个北京人在湖南凤凰古城遭当地人敲诈全过程》的帖子将湖南省的旅游名城凤凰推向了舆论的风口浪尖。发帖人杨坤声称,自己同家人在凤凰自驾游期间,因为一起交通事故纠纷被当地“警匪勾结”敲诈近万元。

  帖文一出,迅速在网上引发热议,访问人数迅速达到130万,跟帖2万多条,舆论纷纷直指凤凰古城的旅游环境,甚至有网友喊出了“抵制凤凰”的口号。

  游客杨坤在凤凰的遭遇是否如他所说是当地“警匪勾结”联合上演的“一场黑幕”?本报记者赶赴湖南凤凰一探究竟。

  【调查】

  是“碰瓷”还是事故?

  2009年2月7日,在北京工作的杨坤同家人在游完凤凰古城后驾车返回老家贵州铜仁。中午11时,在途经凤凰县廖家桥镇与一辆中巴车会车时,杨坤的车与一位名为吕雯雯(化名)的小女孩发生了接触。

  杨坤在帖文中说:“一位中年妇女拉着她的小女孩挨到我车前面的保险杠边,随即小女孩跪到地上,裤腿上弄了一点泥(小女孩所跪之处正巧有一摊泥水)。”

  是人主动“挨到”车还是车碰到了人?事情发生后,杨坤将小女孩送到了廖家桥镇医院检查。据当时的接诊医生张冀介绍,X光照片显示,吕雯雯的伤势为踝关节软组织挫伤。吕雯雯的家人担心镇医院医疗条件有限,要求到凤凰县人民医院检查。接诊医生杨俊告诉记者,诊断结果同样为脚踝关节软组织挫伤。

  3月12日,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州委书记何泽中就此事批示,要求相关部门进行调查。3月19日,一个由湘西自治州政法委、纪委、公安局、交警支队等部门组成的调查组正式对此事展开调查。

  据湘西自治州调查组介绍,伤者吕雯雯为左脚踝关节内侧软组织挫伤。“受伤的部位是内侧而不是外侧,这证明吕雯雯并非主动挨到车上的。”调查组成员之一的湘西自治州交警支队纪委书记彭永贵说。

  但杨坤表示,如果是他的车撞到吕雯雯,应该是她的左脚踝关节外侧受伤,为什么是左脚踝关节内侧受伤?“更何况我的车是小型越野车,底盘高,不大会撞到孩子的脚踝。”

  有没有地痞流氓参与?

  在杨坤发的帖子中,“被地痞围殴”、“警匪勾结”、“诈骗黑幕”等描述赫然入目。

  杨坤在帖子中说,在吕雯雯被送到凤凰县人民医院住院观察后,2月7日下午6时,医院走廊来了约30个20多岁的不明身份的青年,在杨坤离开医院为吕雯雯买晚饭的过程中,一直有3个大汉尾随其后。当杨坤提着饭盒返回医院后,近30个“地痞流氓”把杨坤和他女朋友足足围了3圈。“一个个嘴里嚼着槟榔,发出一阵阵恶臭,其中一些还满口酒气。流氓头儿开始索要我的身份证,‘我已经把复印件给小孩的爸爸了,凭什么把身份证给你们?’我坚决地回答到。话音未落,上来就是一整(阵)拳打脚踢。”在被打之后,杨坤报了“110”,“没想到,来的却是交警”。

  据调查组介绍,之所以当事人报了“110”,来的却是交警,是因为凤凰县将“110”、“122”、“119”三台合一,接线员根据报警的性质,安排不同的警种出警。调查组负责人、湘西自治州政法委纪检组长李万永说:“由于杨坤当时说是发生交通事故,因此才安排交警到现场。”

  凤凰县交警大队“122”特勤中队的交警杨晖说,他是19时38分出的警,到达现场后,并未发现双方有明显的打架迹象,“他们的头发跟衣服都没有乱。”

  据调查组介绍,杨坤确实是被人踢了一脚,踢他的人是吕雯雯母亲的男朋友田凤云。在到达凤凰县人民医院后,田凤云要求杨坤拿出驾照和行驶证作为抵押,杨坤回答说行驶证和驾照在车上,而车已经开走。田凤云一时气愤,踢了杨坤一脚。杨坤出去买饭尾随其后的也是田凤云。李万永说,因为杨坤没有拿出可作抵押的行驶证和驾照,田凤云担心其逃跑,所以一直尾随。

  杨坤说,当天在医院的至少有15个,都是口嚼槟榔的满口酒气的青年男子,而在第二天到交警队的,则有25人以上。

  那“约30个”围着杨坤的青年是否是“地痞”?李万永告诉记者,根据调查组掌握的情况,当时确实有不少田凤云的亲戚朋友到了医院,但人数不超过9个。这其中有两人口中含着槟榔,并且身上有文身,但当地公安机关的档案显示,这些人均没有不良记录。调查组认为,目前掌握的情况不足以证明这些人就是“地痞流氓”。

  轻微挫伤为何赔9500元?

  最让杨坤感到不公的是最后的赔偿金额。根据双方最后达成的协议书,杨坤一次性补偿吕雯雯医疗费、误工费、伙食费等共计人民币9500元整。实际上,从事故发生至双方达成协议,杨坤总共为此支出了9650元,其中包括1500元的住院押金,8000元的补偿金及150元打车、买饭等费用。

  轻微的脚踝关节软组织挫伤为何要赔偿9500元?在帖子中,杨坤把矛头直接指向了处理此事的凤凰县交警大队“122”特勤中队交警杨晖。

  杨坤在帖子中说,2月8日,交警杨晖领着双方去医院咨询住院费用。医生杨俊建议,住院要15天,费用最多2000元,而杨晖在向凤凰县交警大队教导员龙江报告时,擅自将医药费增加至4000元,再加上伙食费、误工费等,交警大队开出的赔偿金额为5000元。然而,吕雯雯的家人仍不满意,双方最终达成协议,赔偿金额增加至9500元,包括已交纳的1500元住院费。

  3月26日,当记者见到交警杨晖时,他被停职接受调查已有18天。杨晖说,4000元的医疗费用实际上是主治医生杨俊建议的。龙江说,5000元的赔偿金额则是在杨俊建议的4000元医疗费的基础上,根据《湖南省交通事故损害赔偿项目计算标准》算出来的。

  杨坤提供的手机录音显示,杨俊最初的建议是“只要给她(吕雯雯)打一些一般消肿的药”,后来杨晖要求医生完全治好,杨俊说“没有一个医生敢如此保证”,遂把住院费的估算增加为3000元左右。杨坤对此提出异议,杨晖却说:“就是多一点点。”

  李万永告诉记者,调查组听了杨坤提供的录音,但由于录音质量不太好,调查组“听不清楚”。他说,从吕雯雯的伤情来看,9500元的赔偿金额确实是高了。龙江说,当初他们也觉得这个赔偿金额高了,并提醒了杨坤,“但杨坤自己表示同意”,他们也就默认了。“可能杨坤看到对方是个10岁的小孩,家庭经济状况也不好,愿意多出一点。”龙江说。

  据调查组调查,吕雯雯在住院期间实际花去的住院费不到600元。

  调查组:该退的钱要退,该追究的责任要追究

  调查组负责人李万永说,事件的来龙去脉已基本调查清楚。调查组认为,从目前掌握的情况来看,杨晖在处理事故的过程中并不存在收受某一方好处从而明显偏袒该方的情况。“调查显示,杨晖与当事人并不认识,也没有交易行为,构不成联合的体系和条件,‘警匪勾结’的说法不成立。”

  杨晖也断然否定了与伤者家属联合敲诈并从中收受好处的说法。他说,赔偿金额是事故双方协商定的,“如果我拿过对方一分钱,吃过一顿饭,抽过一根烟,我就脱去身上的警服。”

  3月30日,记者将这个调查结果告诉杨坤时,杨坤很激动:“杨晖当时的所为,明显和一个人民警察的标准相去甚远。”杨坤提出质疑:在县医院时,杨晖不断跟对方的某年轻人耳语,显得很亲密;杨晖对杨坤被打的事置之不理;在没有询问当事双方的情况下,杨晖就认定是交通事故;当杨坤拿出录音时,杨晖被一个年轻人拉到走廊,年轻人对杨晖说:“为什么你让人家录音了啊?”

  对此,李万永说,杨晖在执法过程中确有不规范处,如处理事故时说的是当地方言,容易引发外地游客猜疑;协调力度也有所欠缺,在拿出5000元赔偿金的意见后没有坚持,而是为了尽快了结作出让步,执法手段简单。

  李万永表示,在调查结果出来后会对此事进行重新调解,“该退还的钱会退还,该追究的责任要追究”。

  最新进展:退还6960元,交警大队整顿作风

  3月31日,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联合调查组带着田凤云到了杨坤老家贵州铜仁,与杨坤及他的母亲和弟弟见了面,在场的还有铜仁当地的公安交警。下午,杨坤认可了调查组的初步调查结果,田凤云和杨坤重新调解。

  初步调查结果是:不存在“警匪联合”,但交警杨晖执法不力,欠公平妥当,有关部门要对杨晖按照警纪警规进行处理,凤凰县交警大队开展为期一个月的作风整顿;该事件按照交通事故处理,属轻微擦伤。田凤云退还杨坤6960元,有关医疗费用2000多元将由保险公司理赔。

  杨坤告诉记者,调查组还提了要求,要求杨坤在网上公布一下结果,并对调查工作和结果有个说法。他无奈地说,虽然不认可这个结果,但迫于压力,只能接受。

  据悉,湘西自治州纪委、凤凰县纪委已介入此事,在全部调查结果出来后将按程序依法依规追究责任。

热词:

  • 杨坤
  • 敲诈案
  • 杨晖
  • 警匪勾结
  • 凤凰县
  • 民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