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旅游频道 > 旅游台首页 >

六旬夫妇4天4夜翻越中国最难墨脱徒步路线

发布时间:2011年11月01日 17:14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原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刘洪斌和李巧荣夫妇,是60周岁的人了。从2004年退休开始,刘洪斌喜欢上了自驾游,且越走越远。

  两年前,他从驴友口中得知,中国驴友们公认的最难走的徒步路线,就是位于西藏林芝市下属波密县的宿派镇到墨脱县城这140公里的路段。墨脱县一直有“中国唯一不通公路的县城”之称。

  老刘今年下了决心走墨脱,但老伴刘巧荣实在不放心他,多次劝说无效,9月22日,李巧荣决定夫唱妇随,跟着一块儿走。

  当天从郑州出发,通过川藏公路,9月30日他们赶到了波密县。

  从波密到宿派镇的途中,他们看到雅鲁藏布江以及夕阳下美丽的南迦巴瓦峰,10月1日,他们就要从这座山峰的下侧徒步去墨脱了。

  9月30日夜,两人把带的东西都准备好时,已经12点了。刘巧荣想给自己唯一的女儿发个短信,告诉她墨脱之行次日开始,会4天4夜没信号。“说是告知女儿出发,倒不如说是遗嘱,如果我俩回不来,那就等于与孩子永别了。”短信发不出去,她费了老大劲儿才给女儿打了个电话。

  第一天:偶遇同伴

  10月1日早上5点,当地的车送两人到多雄拉山脚下。天刚蒙蒙亮,向导说,山上没有路,只能爬乱石翻过海拔4275米高的多雄拉山。

  “我俩都背有包,爬不远就大口喘气。9点多爬到半山腰,回头看,一辆大挖土机的铲斗里站着好几个人,他们也是徒步墨脱的。有了伴儿他俩心里感觉安全点。赶上的藏族向导说:‘第一天要走18公里,1点前必须过垭口,不然下午起雾,啥也看不见,一迷路就完了。”

  山上的路时有时无,植被很美,还有从山顶奔涌而下汇入雅鲁藏布江的瀑布。山崖边开着美丽的雪莲花。

  李巧荣和遇到的一位西宁小伙聊天,得知他因脊椎瘫痪在床一年半,做过3次手术,刚刚康复就想走墨脱。

  “我问他:‘你走墨脱病发了咋办?’小伙讲:‘我怕以后没机会,一旦病复发,这一生就完了,这也是我人生的挑战。’”

  就这样,大家相互鼓励继续前进。

  走了11个小时,他们终于天黑前到达第一站“拉格”。这里正在雅鲁藏布江的边上,崖下边就是大江。

  在山道中,趁丈夫不注意,李巧荣把老伴背的水拿出几瓶,放在自己的背包里,刘洪斌发现后,硬装回他自己的背包。

  “我7年前患糖尿病,上楼腿都没劲,他怕累着我,让我尽可能少背。”李巧荣说这些时,依然感动不已。

  第二天:伤痛折磨

  第二天的山路说是28公里。

  天下雨,无边的原始大森林,路泥泞湿滑,人常滑倒在泥中,要仔细找前人留下的脚印或是登山者扎在泥中的小洞跟上。走10多分钟就要歇两分钟。

  “腿脚都不是自己的了。脱下袜子我发现脚趾发紫,糖尿病最怕脚磨破,只好贴个创可贴继续走。下坡时他看着可痛苦,膝扭伤了,也得咬牙坚持。”李巧荣说。

  连续走了10多个小时,晚上到了“汗密”,这里是由四川人设的宿营地,一种小木屋,可以留客人住宿的那种。

  晚上洗脚时,李巧荣发现指甲开始往外流水。

  向导说,前两天没啥,最害怕的是第三天的路,因为路上的树叶上随处都是蚂蟥。“它不知不觉就伏在身上,大口吸人血。”

  第三天:恐怖的蚂蟥

  第三天的目的地是墨脱县名叫“背崩”的地方,要走32公里,路更险。

  下雨时,山上蚂蟥很多,尽管全副武装,但蚂蟥还是往手上和衣服上沾。

  “我们一路走一路拽蚂蟥,不敢停。地下枯叶上、空中的树叶上,很多蚂蟥等着袭击你。正走着,山体塌方了。悬崖边是滚滚的雅鲁藏布江,山上是塌下来的大小石头块儿,只能沿着前人踏出来的一尺宽的小道,一点点手摸着石头半爬半走过去。

  好容易过了塌方,雨停了,他的T恤湿透了,脱下来一拧好多汗水,他干脆光膀走,蚂蟥不知什么时候就把他的背咬了,血流不止。”回忆起当时的情况,李巧荣心有余悸。

  走到晚上,李巧荣发现刘洪斌左手的3个指间有3条大蚂蟥,鲜血淋淋,就赶快拽掉。随后她感到自己的头上痛,一摸也是一个蚂蟥,老刘用手电照着帮她拽了下来。

  老刘说,就在他们走的山道边,去年有一对外地夫妇,女子不小心摔下去当场死亡,就埋在边道上。“我还照有她的墓碑。”

  过了老虎嘴,到了目的地

  老虎嘴是一个伸向江内的突出的大岩石,必须要从上边过,只有半尺宽的大岩石高低不平。下边是悬崖,西宁的小伙子双腿踏空,幸好被同行的人拉住,结果他的钱包飞入了雅鲁藏布江。

  老两口小心翼翼过了老虎嘴,到了名叫解放桥的地方,那里有解放军战士在一一登记姓名。

  听到过了最险的地方,到了目的地背崩,李巧荣哭了。

  “在那么多人的帮助下,我们经过考验,在大雨中走到了。当地人说,这里有信号,我给女儿打电话时,听到女儿的声音,我哭得说不成话。”李巧荣说,她第二天洗丈夫的秋裤时,发现秋裤成了血裤,两盆清水洗成血水。第二天,李巧荣用相机照了丈夫被蚂蟥咬伤的双腿,共60多个伤口。

  过了背崩30公里就到了墨脱县城,那里有汽车。

  老刘说,郑州的驴友很多,但是像60岁徒步墨脱的,很少。60岁的夫妻俩一起翻越的,全郑州应该就他们夫妇二人。“而且我老伴还有多年的糖尿病,她创造了一个纪录。”老刘说。

  昨日下午,就在记者采访结束时,李巧荣为她这次徒步做了最好的总结:“我们战胜了自己,我们为自己骄傲。”

热词:

  • 徒步线路
  • 李巧荣
  • 蚂蟥
  • 背崩
  • 雅鲁藏布江
  • 拉格
  • 老虎嘴
  • 墨脱县
  • 驴友
  • 秋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