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旅游频道 > 旅游台首页 >

盘瓠非犬 龙犬是龙

发布时间:2011年11月09日 16:41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江华瑶族自治县人民政府网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关于盘瓠的来历《瑶族通史》是这样记载的:“盘瓠传说首见于载籍应是《风俗通》或《山海经》注、《玄中记》;首见于史乘当推《晋纪》,而完成于《后汉书·南蛮传》。其在民间流传,应当更早。早至何时?如果郭璞注《山海经》“犬封国”无误,则这则传说在《山海经》成书年代民间已有传闻。《山海经》传为禹益(大禹、伯益)辑录民间异闻而成。是书内容虽然怪异,然而它记录的却是早期中国人对周边民族风情及山川物产的认识,在民族学研究上极具价值。我们推测,盘瓠传说所反映的盘瓠犬图腾崇拜,极有可能在公元前三四千年前已存在,并流为传说。至于迟至汉晋间才见诸载籍,其原因一是瑶族先民没有文字记录传说,二是民族间缺少交流,为人少知。直到汉晋间,伴随中原地区与南蛮地区日益频繁的交往,中原人对南蛮有了直接的而不是道听途说的了解,同时,由于南蛮势力的强盛,为了封建王朝的治乱兴衰,也必须去研究南蛮,这样,关于盘瓠传说的记载就应运而生了。“(《瑶族通史》第74页)

    前人在有关著作中存在着一些对古代神话传说中的盘瓠及盘瓠子孙有着轻率的论断和轻蔑的称谓,《瑶族通史》也有释证的记载:“乃至称盘瓠子孙为“狗种”、“犬类”。如《太平卸览》引南朝盛弘之《荆州记》称:“盘瓠子孙、狗种也。”清屈大均《广东新语·人语》卷七云:“人者,旧居文昌东峱山……峱,犬类也。”持肯定态度的人,有的将盘瓠传说推原到犬戎,或将盘瓠故事描绘其他信奉犬图腾的民族,似乎海内外所有以犬为图腾的民族都与盘瓠有关。前者如林河《“盘瓠神话”访古记》引《山海经·大荒北经》“有人名曰犬戎”条说是“神犬崇拜”,又引是书《海内北经》“犬封国曰犬戎”条说“似与‘盘瓠神话’有一点瓜葛”,再证以湖南怀化高坎垄出土的高辛氏时代的神犬塑像,(据称在沅水中游地区,考古工作者发掘了一座四千多年前的新石器时代遗址,在众多文物中有一座约30公分高的“双头连体带器座”的神犬塑像。林河认为它不是原始人一般玩具,而是神器。)称:“‘长沙武陵蛮’地区的神犬崇拜和神犬神话,早于高辛氏时代就已产生,其后,有神犬崇拜的部落,从西北不断南迁,与‘长沙武陵蛮’地区的神犬部落融合,把与高辛氏联姻的朦胧记忆,带到了沅湘地区,因而在‘武陵蛮’地区逐渐形成了‘盘瓠神话’。”(林河:《“盘瓠神话”访古记——“盘瓠神话”民俗研究之一》,载《民族文艺季刊》,1990(2))。林河显然是把盘瓠传说与犬戎挂钩的。后者如《新五代史》作者云室韦以北:“狗国,人身狗首,长毛不衣,手搏猛兽,语为犬嗥。其妻皆人,能汉语,生男为狗,女为人,自相婚嫁,穴居食生,而妻女人食。”(《新五史·四夷附录第二》,卷七十三)(《瑶族通史》第75页)

    在当代研究民族学的学者中“瑶族先民在远古时期是一个以犬为图腾的氏族部落。盘瓠传说反映的就是盘瓠犬图腾崇拜,”(《瑶族通史》第24页)这一点上是达成了广泛共识的。并且许多学者根据民族学的观点对盘瓠传说的研究指出:“盘瓠传说只不过是犬图腾崇拜的反映,它表现的只是历史上曾经存在过以犬为图腾的氏族部落,而不能认为盘瓠子孙就是狗种、犬类。”(《瑶族通史》第76页)所以《瑶族歌堂诗述论》的作者在其著作用激愤地发出了大声的质问:“盘瓠——是狗吗?龙犬=狗吗?”这确是盘瓠的子孙们极为关注的一个问题。

    一些作为盘瓠的子孙的瑶族学者对上述问题更是投入了极大的关注、广泛深入地考证史料来说明“盘瓠非犬、龙犬是龙”这个历史遗留的疑难问题。

    瑶族学者赵廷光在他的《瑶族祖先崇拜与瑶族文化》一书中就指出了几个“盘瓠非犬”的例证:

    盘瓠是有名有姓的,其姓名和由来古书上说法很多,大体有:黄帝第四代孙所生,名叫白犬;项虫变成,名叫盘瓠;东海龙王所生,名叫龙犬。

    第一种说法,黄帝第四代孙弄明所生,名叫白犬。《山海经·大荒北经十七》云:大荒之中,有山名曰融父山,顺水入焉。有人名曰犬戎。黄帝生苗龙,苗龙生融吾,融吾生弄明,弄明生白犬,白犬有牝牡,是为犬戎,肉食。

    第二种说法是项虫变成,名叫盘瓠。晋朝干宝《搜神记》云:高辛氏,有老妇人,居于宫中,得耳疾。历时,医为挑之,出项虫,大如茧。妇人去后,置于瓠蓠,覆之以盘。俄尔项虫乃化为犬,其纹五色,因名盘瓠。

    第三种说法是生于东海龙王家,名叫龙犬。瑶族《过山榜》(榜文)云:龙犬初生在东海龙王家,刘思、刘第称是毒先泥,不养女与他为妻。此犬五色,觅将归家里养活看待,有一斑毛。

    还有一种说法是生于一般百姓家,名为盘瓠。《南蛮疆界接连诸番夷国名第十》云:高辛时人家生一犬初如小特。主怪之,弃于道下,七日不死,禽兽乳之,其形继日而大。主人复收之。当初弃道下之时以盘盛叶复之,因为瑞,遂献于帝,以盘瓠为名也。(《瑶族祖先崇拜与瑶族文化》赵廷光著,中央民族大学出版社,第5页)

    瑶族学者李本高在他的《湖南瑶族源流》中就提出了“龙犬是龙”的设想:“因为随着部落向部落联盟的发展,作为新的共同体的标志已经不是某一氏族图腾所能代表,必须是综合了各个氏族图腾的特征而形成的新的形象才能代表这一共同体的权威。盘瓠形象就是这样诞生的。《搜神记·徐嗣君》条:“古代徐国宫人孕而生卵,弃之水滨,有犬名鹄苍,含卵以归,遂生儿,为徐嗣君。后鹄苍死,头生双角,实黄龙也。”这犬以鸟名,又含卵生儿,后又变为黄龙,已显然揉合了鸟、犬、龙图腾特征,看来也显然就是盘瓠传说的异体。因为龙的形象或似犬,《过山榜》也说盘护(盘瓠)是龙犬。”(《湖南瑶族源流》李本高,岳麓书社,第42页)

热词:

  • 盘瓠非犬
  • 龙犬是龙
  •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