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旅游频道 > 旅游台首页 >

百年革命之城武汉 战场总在这里(组图)

发布时间:2011年11月11日 13:55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旅行家》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武汉的城市性格,多被概括为:世俗、市井。但其实,近代史上的武汉从来不乏血性。同为中国近代史上的革命重镇,没有天津的名士荟萃,也不似南京的名门正统,却有着一锤定音的决绝。武汉历来是重大革命事件的试验田和首发地,从汉口抢码头立镇到林则徐禁烟,从“汉阳造”掀开中国近代工业开端,再到1911年那场惊骇世界的武昌起义,在每一个重要的历史结点,武汉骨子里的革命尚武精神从未缺场。颇具意味的是,在中国近代发轫之始就刻在武汉大学校门牌坊上的“国立武汉大学”六字,倒过来念成“学大汉,武立国”,似乎是对于这座城市性格的绝妙隐喻。

武汉

  然如今,已走出革命史的武汉,每逢“千载难逢的机遇”总不免尴尬收场,曾与北京竞争首都一票惜败,中部崛起战略失先机,竞评新特区屡失利……因此,世人难免以带点戏谑的口吻感叹武汉如今的失落。这个小市民化的二线城市,与近代那个曾与大上海并称为“两大”的大武汉,以及那个豪情干云的辛亥首义之城,似乎已渐行渐远。但只有细读一番武汉的近代革命史,才能明白这座城市的气场——“战场总是在这里”。

百年武汉

  辛亥第一枪:战场和过程总是在这里

  在中国,真正称得上“大”的城市,一个是大上海,一个是大武汉。1918年,美国《竖琴》杂志刊载了一篇《中国的芝加哥》,称“汉口在中国商品市场上所处的地位,可与芝加哥在美国的地位媲美。”但比起大上海,武汉的面貌则模糊许多,倒是武汉作家池莉的一句评价“天生了一段反骨”比较贴切。

  武汉是一个远在江湖的城市。历史上,楚地一直都是骚乱之地。一年的收成不奸,乡人就反了。一年遭了水灾,乡人又反了。楚地江河湖泊众多,水灾连年不断。只要没了吃的,那就造反有理。这造反的豪气发展到近代,就成了码头精神。汉口因码头建镇,近代武汉开埠,长江码头舟楫穿梭,南来北往商货云集。地盘却是靠拳头说了算,敢打敢拼,让当时的武汉码头帮威震南北,也带出了一身匪气。精明、擅算计的广州人常常自忖,辛亥革命在广州搞了那么多次没成,在武汉却一次成功?这与城市性格必然是脱不开的。

武汉

  武昌起义的胜利,给江湖之远的武汉所带来的自信,在此前无法预计。过去武汉的革命者到上海去见那些活跃在中国政治舞台的领导人时,都被瞧不起,认为武汉的革命者土头土脑。起义前夕,武汉的起义者也有意请上海方面来人,却屡请不来。而翻过“辛亥”这一页,武汉三镇才真正从一个土俗、冒着匪气的商埠成长为中国近代史上最具政治意义的一个舞台,因而也有了后来的京汉工人大罢工、建立国民政府临时政府等重要历史事件。如今,武汉人也讨巧地将“首义精神”追奉为官方认证的武汉城市精神,武钢第一个引进了洋设备,武商是中国商业股第一股,武汉柴油机厂第一个引进洋厂长,武汉自此好像凡事都要争个第一,如果不是,就对不起祖宗拼死抢下的辛亥第一枪了。

  这一“首义精神”却也助长了武汉的其他特质,比如逞能扬威。尽管武汉后来成为近代中国工人运动的心脏,但也在“文革”期间由汉产的两个庞大革命组织“百万雄师”和“工人总部”酿成全国最大的武斗。而“百万雄师”扣押中央派往武汉的代表王力和谢富治,恐怕当时也只有武汉人敢做这样的事。但按照池莉的说法,就如长江水不曾停留,“战场总是在这里,过程总是在这里,然而,最后的结果准不在这里,建都地点准不在这里。胜利的果实总是不会给老武汉享受的。老武汉是永远的边缘。老武汉因为战争的伤痕和心底的抑郁而如此暴躁和如此美好。”

热词:

  • 1918年
  • 转车台
  • 1927年
  • 武汉经济
  • 武汉城市
  • 白云洞
  • 首义精神
  • 战场
  • 花楼
  • 张之洞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