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旅游频道 > 旅游台首页 >

天坛公园的歌声 扰人乎?亲民乎?

发布时间:2012年01月10日 10:14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旅游报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 中国旅游报·第一旅游网 记者 冯新生

   天坛公园是北京城区面积最大的皇家园林。近年来,内坛中的“自发合唱团”逐渐庞大。原本老百姓之间相约合唱是件好事,然而,数百人甚至近千人的纵情高歌,不仅干扰“静游者”的心境,也占据了景区主要游览通道、消防通道,影响公园正常的游园秩序。而那些雄壮激昂的歌曲,与天坛公园厚重的文化背景,文化主题也并不和谐。 

  市民:天坛放歌

  11月中旬,北京天坛北门一家豆汁店,喝完豆汁正准备参加“天坛自发合唱活动”的卞先生与蔡女士,接受记者的采访,谈论起“天坛放歌”的感受。

  家住虎坊桥,已经退休5年的卞先生,在天坛公园有4年“歌龄”。他说,自己退休后有点儿抑郁症,晚间经常失眠,自从加入合唱队伍,精神状态有了明显好转。家住瓷器口的蔡女士则告诉记者,自己办理“内退”后有些失落感。后来经常到天坛与姐妹们扭秧歌、合唱,认识了不少朋友,而且大家聚集在天坛公园,来个“和声共振”更是心情舒畅。

  天坛北门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天坛演艺圈组织者”告诉记者,近年来,因为京城多家媒体的报道,天坛公园的原生态歌手“阿海”、“芙蓉爷爷”、中老年“十二乐坊”等被人熟知以后,也吸引了不少“加盟者”。现在,公园“合唱大军”与日俱增,从几年前的3支队伍已经发展到现在的10余支“劲旅”。

  在网络上搜索“天坛自发合唱团”这几个关键词,可以看到不少网友称赞合唱团的好处。网名“入影随形”就在自己的博客上写:“家住天坛附近,赶上聚歌的日子在天坛跟着大家狂吼一阵,不仅五内通畅、满身清爽,而且能认识许多新朋友,这是自己为自己增添幸福指数。”

  游客:专程听歌?

  记者在天坛公园中随机采访时发现,数百人的“合唱大军”把通往祈年殿要道堵了个水泄不通。游人若想过去,只能从人群间艰难穿行,或是跳过草坪围栏,踏草而过。最让一些外地游客,尤其是上了年纪的游客心率过速的是:巨大的合唱声浪此伏彼起,其间夹杂着高亢的提示音、掌声和叫好声。闭上眼睛,就好似回到了那个令人又激动又紧张的“火红的年代”。

  一位要去祈年殿的外国游客告诉记者,自己正在听导游讲解圜丘坛上的神秘数字,突然间,导游的声音就被震耳欲聋的欢呼声和鼓掌声淹没。外国游客面对合唱人潮,睁大双眼、摊着两手表示无奈。几位来自湖南长沙某研究院的教授则表示,天坛公园是他们来北京旅游的重要目的地之一。在这处世界文化遗产所在地,他们很想深入了解其中的文化内涵,特别是表现中国古代建筑艺术巅峰的神秘所在。然而,公园内的几处“合唱大军”所发出的巨大声浪没办法让他们思想集中,甚至连谈话都被数次中断,留在印象中那处庄重、深广、沉静、神秘的天坛已经荡然无存。一位较为年轻的教授面呈不悦之色,反问记者:“难道我们千里而来,就是为了到天坛听歌?”

  记者在采访中还发现,不少外地游客宁可绕远道,也不愿接近“合唱大军”。除了外地游客普遍不满以外,几位每天到此晨练的退休老干部告诉记者,原本是到天坛古柏之间练气功和太极拳的,可是现在被合唱团挠得根本没办法静心练功,老人叹息着说:“如果仅仅只有一处噪声还可以‘敬而远之’,可不止是一处啊!这让我们好清静的人怎么办?”

  园方:如何破解?

  据天坛公园护园队王队长介绍,除了祈年殿旁这片“合唱大军”,长廊内及周边也曾有10多个让外地游人“望而生畏”的自发演唱团队。到了周末,“滞留”在这里的表演者和观众更是超过了2000人。这些人不但阻碍旅游通道,甚至有的团队为了经济利益,还出现过因抢夺地盘而发生争执的现象。

  2010年5月25日,《法制日报》曾整版篇幅报道了《天坛公园“演艺圈”泛滥,游客难清静》。随后,有关部门要求天坛公园进行整改。其实,在此报道之前,公园管理人员就一直试图用妥善方式解决这个难题,曾经通过劝解、引导、提示,疏导“大军”到指定园区活动,并为“合唱大军”在游人较少的园区开辟合唱区域,但收效不明显。经媒体报道后,公园方又进行了一番细致、深入的工作,试图让长廊恢复宁静,但几支“合唱大军”又转移到公园另一个人气聚集之地。

  对此,公园管理处办公室邢先生告诉记者,因为公园并非执法单位,也缺少相应的法规约束。而相关法规部门的执法者也不便时常出现在这座接待中外游人的古典园林。所以,公园方也只能和颜悦色地劝解,但收效甚微。面对难以控制数量、与日俱增的“合唱大军”这道难解的“方程式”,公园管理者一直没有松懈“全力破题”的力度。邢先生面呈难色地说:“根据不久前施行的《北京市精品公园评定标准》规定,精品公园白天噪音排放平均值不能高于55分贝。如果有人投诉,很可能会摘掉天坛精品公园的牌子。我们岂能不为此担忧?”

  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合唱大军”刻意占据游人必经之路,选址在游人聚集之地?据公园管理人员介绍,除了老百姓的自发性,其中还有获利性因素。据记者调查发现,在祈年殿下的“春之歌合唱团”旗下,几位组织者正在向参与者售卖自编自印的薄薄的歌本,有的15元,有的30元。有时,组织者还会兜售光盘。

  据记者从天坛公园管理处了解,祈年殿下的“合唱大军”因为影响了主要游道的通行状况,迫使很多游人从人群旁的草坪穿行,致使草坪隔离栏、草坪受损,增加了公园的维护成本。而前不久,一位想绕路到祈年殿观览的老人,更是在隔离栏摔倒致伤,园方为此还作了赔付。

 

  中国古建艺术专家庄锡铸:

  市民聚集公园以合唱、弹奏、跳舞的形式追怀岁月、愉悦心情本无可非议,但是应该以不影响别人为前提,也不应该冲淡或扰乱公园的特色文化主题,尤其不应该以组唱为名,违规获取经济利益。建议北京园林部门应根据景点特有环境设定“合唱聚集地”,譬如,以生态景观为主、面积广阔的滨河公园或交通便利的郊野公园就很适宜大家相约合唱。如,北京的玉渊潭公园、团结湖公园、朝阳公园、百望山公园等。而天坛、景山、北海、颐和园等历史文化底蕴厚重、古建艺术独特的景点,不太适合聚众合唱。因为在这类景区,除了一些晨练者,日常绝大多数来宾都是海内外游客,他们远道而来,是希望通过观览、欣赏古代建筑,深入感知北京的历史,追思古建筑群内曾经出现过的人与事。试想,那些发思古之幽情的远来游客,面对纵情演唱的人群、铺天盖地的声浪,旅游目的岂不变得“一塌糊涂”?

  法学专家楚江红:

  景区周边所在地的工商、城管、文化、公安、环保等部门应与旅游部门、园林部门共同协商、密切配合,形成综合治理态势,在不影响游园氛围的基础上,采取有效措施,解决这类违规行为。这一点,可以借鉴山东曲阜市相关市领导牵头、多部门联动治理“三孔景点”违规现象,收效显著的经验。天坛公园有的“合唱大军”所造成的噪音已经超过法定标准,有的“合唱大军”占据某些消防通道,所以环保、消防部门应依据相关法规采取行动,阻止影响游人身心健康的行为,让消防通道畅通。

  公共精神与个性行为

  早在100多年前,美国人史密斯就在《中国人德行》一书里说:“中国人缺乏公共精神”。近代,严复、梁启超、鲁迅、林语堂等大家也反复在文中指出,中国人没有真正的公共精神和公共意识。其实,国人缺乏公共意识绝非仅仅表现在旅游市场,在办公场所等公共空间肆无忌惮地“吞云吐雾”,在公共汽车车厢中大声喧哗,在行驶过程中乱抛废弃物,为节省停车费在别人窗前、楼下随意停放私家车……这些现象随处可见。然而,景区、酒店、购物场所等与旅游有关的场所,一旦出现无视公共精神、公共意识的场景,就很可能引起旅游外宾的鄙视,影响一座城市甚至一个国家的文明形象。

  为改变生活环境、心境,相约数人,在公园绿丛深处弹唱高歌、说说笑笑,本是一种闲逸之乐。然而,聚众狂奏高歌,特别是在拥有众多中国知名古迹的公园毫无顾忌地堵塞游道、毫不在乎地让噪音超过政府限制的分贝甚至堵塞消防通道,只顾自己一个“爽”字,不管他人作何感觉,似乎不是有素质的现代人应有的表现。

  换个角度说,在一座城市中的景点内,实现游人的文化自觉,除了责任人主观元素外,政府相关部门领导的科学规划包括缜密思考都十分重要。近年,由于40余个自发合唱团体活跃在北京市属公园内,园林部门在一些公园设了30余个歌唱活动专区。设置歌唱专区,让人们愉悦心情,本无可非议,但这些人都是“可移动人流”,影响别人“静游”怎么办?转移活动区域导致堵塞游道怎么办?融入违规营利元素怎么办?遇到突发事件应急措施是什么,如何危机公关……如果设置者没考虑周全,就设置缺少节制、缺少应急方案的“聚众高歌地”,出现“静游与喧闹”的“结”也就难以避免了。
 

热词:

  • 天坛
  • 公园
  • 歌声
  • 扰民
  • 天坛歌声
  • 公共场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