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旅游频道 > 旅游台首页 >

依稀又见浣纱人——诸暨西施殿游记

发布时间:2012年01月16日 11:57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诸暨市旅游局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中国古代美女的出场,大多以列队的形式。无论是四大美人,秦淮八艳还金陵十二钗,单独拆开来说,仅仅是花的一瓣,到底见不出各自的美好,唯有合并成为一朵,芳香与姿容才见它徐徐舒展。比起来,到底还是“四大美人”的盛开方式最为别致。自春秋时出了施夷光开始,看花的人,就傻愣愣地立在阶前等下去,在西汉,添了一瓣,东汉时又添了一瓣,再就是过了五百年,到了大唐开元年间,终于将最后的一瓣给凑足了。这样的事情想起来,与薛宝钗的冷香丸制作工序倒是有些像了。既要雨水节令的雨,又要白露节令的露,还要霜降节令的霜,加上小雪节令的雪。工序之繁,够让人咋舌好一阵子的。不过正如历史上大多数的人物,在被时间拉远的同时,自身也在做着相应的减法。终于在后人心目中精简成为一枚符号。四大美人无非是貌美且与国家命运构成唇齿关系的四位殊丽。这样的说法固定下来,又在历朝史官的手腕间笔笔加深,最后播撒于民间,代代繁衍,泥土之上,生长起一座座牌坊或庙宇。西施殿想必就是这么来的。


    受浙江作家的邀请,参加2011浙江(诸暨)森林旅游节,人在诸暨,有关于西施的细节,经由时间抹杀的部分,又在秋阳中渐渐复苏。诸暨人普遍好斗,说话耿直,在民间说成是刀子嘴豆腐心。爱面子胜过爱一切。酒宴上此点被放大得特别厉害。因与主人足够的熟悉,看见每餐每顿都是玉盘珍馐的款待,因此发问,诸暨人平常也是这般的豪吃豪饮?主人作答亦不曾含糊。家庭里外是一贯坚持清简之风的,远客造访当然是不可怠慢,要是输了面子,必将成为大家的怨府。因了面前的种种,记起西施殿附的西施造像,尽管这些造像多是根据仇十洲的《百美图》翻刻的,但也确实能够说明西施性格里的一二点。有一方,印象是尤其深刻的:西施手挽一只竹篮浣纱回来,身后茂盛着三两丛芭蕉,半路上她忽而立住了,头朝左方轻轻瞥过去,眼神延伸的方向,想着画幅以外另一个人儿也是这么癯然地立着,互相地道着家常。西施与人说话是不是也透着些小家碧玉的尖酸,带点诸暨名酒同山烧的味道,面皮薄得像烟雾捣的纸呢?想起来是八九不离十的。


    这时天气霜露已经过了,暖风还在空中丝丝缕缕地回溯着。池塘里的荷花也丝毫不见凋败的痕迹。难道此地的风物也懂得人情应承的文章:即便背后的衰老来势凶猛,远客到了也要把面前的生机保住。在诸暨,以面子过活,算起来总归是有好几千年了。与西施殿遥遥相对的是鸬鹚湾村,与西施一同入吴的郑旦,世家在这村子里耕食。出了车厢,有一个名媛馆。车厢外部的世界光线澄明、干净,任何景物在镜头中俱可随意拉伸。空气中混杂的香气,水流般荡漾过来,身上无数的嗅觉器官为之淘洗。浣纱江两岸坝体陡峭而高,有码头的地方就有妇人聚集着,互相聊些闲天当做消遣,棒槌浣洗衣物的声音一板一眼,暗下的节奏很是分明。忽然地又使我想起诸暨人性格中刚烈的一面。


    顺着浣纱江上的木栈道直走。天空的云像大朵的玉兰花开在水面,脚步有意轻缓下来,以免惊吓着它们,使其沉入深水中。水边凡是有大块青石的地方,色彩就异常的丰富,宝蓝或者艳红的塑料水桶,另外女孩子要浆洗的衣裳一律被浸满了水,摊放在石板上搓洗,像晕开的一大片颜料。真担心它们被水淋洗过程中分成几条色彩的支流汇入河水,化为乌有。河岸上有一些名人的石刻,被红漆涂过,像船只的锚链,锁住了一些时间之流上的事物。


    写“西施殿”匾额的,不是别人是刘海粟,籍贯江苏武进,南昌青云谱的朱耷故居也有一块他写的字——饱满而飞逸。“西子寻遗殿,昭君觅故村”据说是李商隐的绝句。记写西子殿的文字,除女诗人鱼玄机的《西施庙》外,这算是较早的了。诸暨人为西子建庙,推想至少在汉代就有了;至于更古的一座石碑,一方记号,那都是可以想见的,因为依据诸暨人的性格,绝不会让一位以身雪耻的女英雄埋没在尘埃之下的。

热词:

  • 浙江
  • 诸暨
  • 西施
  • 故里
  • 西施殿
  • 游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