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旅游频道 > 旅游台首页 >

南方以南 探访埃塞俄比亚谜样部落人

发布时间:2012年02月21日 12:53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世界》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南方。向南,再向南,在非洲最后的荒野—奥莫低谷里,生存着全非洲最具多样性的部族。这里有着给自己的新生婴儿行洗礼的基督教徒,也有以割礼文身来宣告其成年的初民部落。在现代文明无孔不入的时候,这些部落会是怎样的生存状态?在这里,好像是溜进了一幕幕奇幻的电影,走着走着,忽然之间就进入了不同的画面中。

南方以南

  大象经过阿巴门奇

  从阿巴门奇再往奥莫河谷深处走,就慢慢地进入了另外的一番景象,一路上,不时有三三两两的小孩站着,或是牵着牛走过,每当车辆快路过他们时,便开始剧烈的扭动起来。男孩子,女孩子,在一片尘土飞扬中旁若无人地舞蹈。她们是天生的舞蹈家,纵使没有音乐没有观众,也无碍这场演出。

原始部落

  南部的奥莫河谷分布着几十支原始部落,是最多姿多彩的文化分布带。既然有奥莫河谷,就有奥莫河,那是埃塞俄比亚南部的一条内陆河,是一条永远到不了大海的河流。

  阿巴门奇,就守在了奥莫河谷边缘,像是现代社会和原始部族的一道分界线,过了阿巴门奇,网络、电视甚至水和电,都渐渐成为另外一个世界的符号。所以,我们在进入奥莫河谷之前,就在阿巴门奇停留一下,适应一下这个转变—仅仅几个小时路程之外的村落和小镇,他们的生活,已经和我们迥然不同。

  阿巴门奇最热闹的,要属阿巴门奇大学的校门口:一棵棵开了大朵大朵红花的树,临近傍晚,树下就摆开了一桌又一桌,精力旺盛的大学生们,就这么吃吃喝喝高谈阔论,煮酒论英雄,一杯浊酒下肚,顿时觉得可以挥斥方遒。似乎哪里的大学生都是如此,但是在这般遥远的地方,看到这般熟悉的景象,还是觉得饶有趣味。

  阿巴门奇,有两座湖,查莫湖和阿巴亚湖,绿色的查莫湖和红色的阿巴亚湖,两湖之间有一道山脊相连,浑然天成了一座巨大的桥,让人们可以从一个方向走到另一个方向,当地人形象地叫它上帝之桥。Swayne‘s酒店,可谓是最佳观测点之一,这座酒店就在悬崖边上,隔了山下的原野,就是那两座双生的湖,夕阳西下,或是旭日东升,从房间一眼望出去,一座湖轻盈若舞,一座湖深沉如诗,非洲的阳光总是太过灿烂,而初生或是意欲睡去的阳光,就温柔了许多,不远处的湖面和山脚下的原野,在这样的光线中有着别样的生动。

  而我,看看这么一栋栋大茅草屋对着悬崖,用真材实料的茅草和芭蕉叶建成,心里凉了片刻,我就这么轻易地进入了原始生活?还好,里面陈设处处都是浓郁的埃塞风格,看得出设计者的独具匠心,有热水和电,还有一架纯属摆设的电视机—没有任何画面和声音。借着金黄的夕阳之光,大茅草屋也显得几分和善绚丽,这房间,这房间,好像大象的脸啊!可是,奥莫河谷有大象吗?

  第二天一大早,我们的司机兼向导Eyaya来了,“看得出你们的房间,有什么特别之处吗?”就是大象嘛!所以,我今天就带你去Dorze人的村子。”

Dorze人

  Dorze人,住在距阿巴门奇一个小时车程的山上,Swayne’s酒店的房间,就是仿照了Dorze人的象屋而建,入口处看上去很像一个巨大的象鼻子。据Dorze村长说,当年这里也曾经是象群迁徙的必经之地,这个大象屋是用竹子和一种不结果的芭蕉树建造起来的。最开始的时候,每栋象屋都足足有 12米高,渐渐地,随着岁月的流逝,屋子就会慢慢地矮下去,而Dorze人,喜欢一家子几代人都住在一起,所以,一户的屋子望过去,新婚夫妻的房子往往要比老夫妻的房子高出一头。

  从阿巴门奇再往奥莫河谷深处走,就慢慢进入了另外一番景象,一路上,不时有三三两两的小孩站着,或是牵着牛走过,每当车辆经过他们时,便开始剧烈的扭动起来。男孩子、女孩子,在一片尘土飞扬中旁若无人地舞蹈。他们是天生的舞蹈家,纵使没有音乐没有观众,也无碍这场演出。也许,这不应该叫演出,舞蹈对于他们来说,是生活,每一块肌肉都是跳跃的节奏。但是,他们通常只在车辆行驶的正前方100米处开始扭动,车辆一旦经过他们,就停止了舞蹈,伸出手,追逐车辆奔跑。一路上孩子们的舞姿,每隔几十公里都不同,随着距离不同差距逐渐拉大。奥莫河谷,缤纷多彩的部落生活,越发让人眼花缭乱。

热词:

  • 埃塞俄比亚
  • 部落
  • 河谷
  • 国王
  • Areke
  • Banna
  • 阿姆哈拉语
  • mursi
  • 男人
  • 女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