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旅游频道 > 旅游台首页 >

艺术之旅 穿越普罗旺斯三重门

发布时间:2012年03月05日 11:26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VOGUE时尚网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一重门教皇的阿维尼翁

  沃克吕斯的首府阿维尼翁曾经住过7个教皇,这里的教皇宫和接连不断的城墙是游人必看的项目。到的时候,天已擦黑。远远的,前方出现一个像舞台童话剧布景一样的小城,矮矮的锯齿状的城墙、每隔一段就有一个小小的城楼、城门含蓄而小巧,笼罩在一片柔黄的灯光下,在周围的夜色中孑然屹立,像童话故事一样不真实。火车站的出口正对着城墙的南大门,高大的梧桐树构成了由此进入城中心的林阴道。9 月的夜晚,树梢在风中吹着口哨,暖黄的街灯透过水汽温柔地抚摸着行人的脸。这个古老的童话般的小城正在雨后轻轻地睡去。

  天刚亮就爬起来。教皇宫沐浴在早晨潮湿而清新的空气中,静悄悄的没有游人。碎石铺成的广场空旷而安详,我们坐在广场的地上,饶有兴趣地看着城市一点一点慢慢地醒来。听说在夏天的旅游旺季里,每天这里都会有很多私人乐队前来轮流举办演出,一整天广场上都坐满了听音乐的游客,不少年轻人还会随乐曲欢快起舞。正想着,一队早到的游客睡眼惺忪地站在门口等着进去参观,看着我们两个“孤独”的旅人无所事事地坐在广场上托着下巴“冥想”,都惊奇地睁大了眼睛。因为从书中读到亨利·詹姆斯所写的教皇宫—“虽然建筑体量依旧,但细节早已荡然无存,后加修补的痕迹过于明显”,所以我们放弃了买票参观,而是直接蹿上了教皇宫前的御花园。花园不大,有些人造的喷泉和水池,树阴下凌乱的咖啡座家具随便地堆着,显然还没开张。

  走到尽端,便是罗讷河了,它从日内瓦湖一路流淌穿越法国东南部直到地中海。浩浩荡荡的河面在眼前转了一个弯,河水急急地打着旋涡,在早晨并不强烈的阳光下反射着细细的波。阿维尼翁就是被这条河一分为二:河南边的一半是教皇居住的教堂城,河北边是当时贵族们居住的地方。原来河上有一座石桥将两岸连接,石桥修建得很奇怪,靠近教堂城的这一半的桥面要比另一半宽,据说是因为当时经费不足的缘故,以至于后来的大洪水将石桥窄的那一半给冲塌了。再后来新上任的教皇另辟新城,从此阿维尼翁的断桥就成为此城的一个著名景点。法国孩子都会唱关于它的儿歌:“在阿维尼翁的桥上,让我们跳舞,在阿维尼翁的桥上,让我们围着圆圈跳舞??”

  这个可以跳舞的断桥可比杭州的断桥大多了,在宽宽的河中心戛然而止。桥头的亭子静静伫立,400多年来就这样和另一端阿维尼翁新城的塔楼没有结果地互相守望。太阳一会儿露出云端照得桥体金光灿灿,一会儿又躲进云堆,玩弄着光与影的游戏。我们嗅着夹着青草味的雨后的空气,眼前是仿若浮在空中的城堡与村庄,一时间有些“此身不知何处”了。走下阴暗的?A望塔的旋转楼梯,一出来便是城墙边。城墙外是拥挤的停车场,停满团队的大客车。曾经的教皇已作了古,城墙内是纷乱的砖瓦墙根,而那看似废弃的老楼里依然住着当地的居民,一代一代,繁衍生息。阿维尼翁虽然不够规模,但总是能让人发“思古之幽情”。就连周围的景观,也一个个悠古、空灵,比着赛着地引人遐思。从阿维尼翁驾车过不了多久就进入了图卢斯的领主12 世纪所建的山顶村庄─Haute Ville。

  入口的一块参天巨石是天然屏障,让人绝不会想到里面别有洞天:碎石铺成的小巷两侧站着古老的房屋,黑洞洞的木窗后有神秘的叹息??那样静,连云层的每一次流动都能让你听出风的声音。山顶的青藤古蔓间矗立着那座历经沧桑几易其主的城堡废墟,很悲壮地在风中长啸,周围的野草疯长到半人高,瑟瑟地发抖。眼前会凭空浮现出很多旧时场景:多年前,城堡被围。城外士兵人倦马困,城内居民依然高台端坐,把酒谈笑??想一想,很符合阿维尼翁的风格。

二重门 塞尚的艾克斯

  塞尚的老家是艾克斯城,艾克斯城以这位老乡为荣。

  有一种比较流行的说法:“马赛是代表自由放荡的庶民文化,艾克斯则代表优雅细腻的贵族品位。”这里不只是座闻名遐迩的大学城,还曾经是普罗旺斯的古都,以古罗马遗迹、中世纪、 哥特式和文艺复兴风格的建筑而著称。塞尚就是这个优雅的文化古城结出的艺术之果。走在艾克斯的大街小巷,你会发现自己被塞尚团团包围:塞尚大街、塞尚广场、塞尚医院、塞尚中学、塞尚咖啡馆、塞尚理发店、塞尚画廊??就连嵌在街面上的无数只铜道钉也都被精致地镌刻上塞尚的大名。

  在艾克斯寻找塞尚当年的遗迹是件容易的事。只要你提起塞尚的大名,当地人就会很热情地告诉你,哪里是塞尚的故居,哪里是塞尚的墓地,让塞尚名声大噪的圣·维多利亚山又在什么地方。保罗·塞尚大街9号是塞尚生前的最后工作室,去世前五年的画都是在这里完成的。走上“吱嘎”作响的木制楼梯,丘比特雕像与水果石膏仍然留在桌子上;用剩的油彩、画笔都放在曾经的位置;帽子大衣也一丝不苟地挂在衣物间里。拉开窗帘,圣·维多利亚山在远方悠然矗立,那棵塞尚曾画过的阿月浑子树似乎也在风中枝叶招摇—一切如故。仿佛那个到山林间写生的大胡子先生随时都会回来,睁着忧郁的眼睛,爬上老楼梯,在椅子前坐下,提笔、落笔,笔下是一幅幅后来价值千金的《园丁瓦尼耶肖像》、《游泳的女人们》、《黑堡》??我们在画家的窗前静默,想到曾经住在圣·维多利亚山“黑堡”里的美国诗人说过的话:“我在替塞尚看家,等他回来我就走。”

  米哈波林阴大道之于艾克斯,就像香榭丽舍之于巴黎,集中体现了艾克斯的美丽、浪漫,文化沉淀和贵族气质。从至少1911年起,每年3月的第一个星期天,这里都会举办艾克斯狂欢节。不论孩子大人,全都化着妆,抹着脸:蒙盔甲的武士、戴眼罩的海盗、佩白色假发的贵族、留长辫子的中国人、拖脚镣的囚犯、没有脚的美人鱼、长犄角的魔鬼、骑扫帚的巫婆、插翅膀的蜜蜂、偷奶酪的老鼠、黑白斑点的花狗??全都云集在米哈波大道上。大人如孩子般欢叫,孩子如小兽般嗥嚣。人们沉浸在一片欢乐和胡闹中,把纸花、纸屑、彩带、喷沫弄得满天飞舞,肆意地挂在太太、绅士、小姐和警察的头上。

  可惜我来的不是时候,3月的狂欢广场此时只是个五彩斑斓的集市,但依然名气很大。走在里面,四处张扬着那种当地产的碎花布,图案简单、颜色纯正鲜明,很有些普罗旺斯农民热烈、保守、淳朴,又有些骄傲的特征。鼻子里也满是混杂着的薰衣草隽永的香气。不光薰衣草,普罗旺斯的草叶树皮似乎都有独特的香味,入药入厨,榨油酿蜜,品种繁多。

  在广场的一角,一个学生模样的女郎在作画。旁边放着她临摹塞尚的《黑堡》系列的画作。我以15 欧元买走她的一幅静物,说不上喜欢它的鲜花和苹果,只是觉得,在塞尚的家乡,在弥漫着薰衣草香味的艾克斯,这应该是我旅途的一个组成部分,有了它,这一天,这个地方,就真的完美了。

热词:

  • 塞尚
  • 普罗旺斯
  • 奥朗
  • 三重门
  • 凡·高
  • 阿维尼翁
  • 城墙
  • 医院
  • 黑堡
  • 遗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