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旅游频道 > 旅游台首页 >

朝圣 从恒河到顶峰

发布时间:2012年04月18日 10:00 | 进入旅游论坛 | 来源:《世界》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梅鲁峰就是这样一个混合了多种魅力元素的山峰,我们如同朝圣一般沿着恒河一路溯源而上,然后攀登这样一座在喜马拉雅山脉中超凡卓绝的山峰,这是涤荡灵魂的探险之旅。

  “鲨鱼鳍”是个致命诱惑。没人否认,特别是对那些执著于到达顶峰的攀登者来说,它无疑是一条极富魅力的线路。在过去30多年中,“鲨鱼鳍”吸引着世界上那些最顶级的攀登者们前来挑战,但,没有人能完成这条线路。

  在高海拔大岩壁攀登中,那些未被攀登过的线路代表着当今世界登山领域中最极限的测试。而“鲨鱼鳍”所在的印度嘉华(Garhwal)地区喜马拉雅山脉的海拔6310米的梅鲁中央锋(Meru),陡峭、充满未知。加上变化莫测的天气,它在攀登者心中,便长久地投射出“致命的诱惑”—包括低海拔部分的经典阿尔卑斯式冰雪混合线路攀登,中间部分的冰岩混合线路攀登以及最后部分,也是最艰难部分的仰角屋檐大岩壁攀登。

  康纳德·安柯和布鲁斯·米勒(Bruce Miller)以及道格·夏伯特(Doug Chabot)于2003年首次尝试了这条线路,但只完成了线路的三分之二。2008年安柯再次尝试,和吉米以及瑞南在山上经历了19个艰苦的日夜,最终在距离顶峰只有100来米的地方不得不下撤,此次攀登过程可以在瑞南的电影《Samsara》中看到。“这是条当今地球上最具挑战性的高海拔技术攀登线路,你几乎能碰上任何想象不到的严酷环境,”安柯说道,“第三次再来这里,我们要完成当初未完成的攀登,我们心里可都憋着一股劲,一定要完成!”

  2011年9月30日,The North Face?运动员康纳德·安柯(Conrad Anker)、吉米·金 (Jimmy Chin)和瑞南·奥兹图尔克(Renan Ozturk)再次回到喜马拉雅山脉。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再次挑战“鲨鱼鳍(Shark’s Fin)”。这可是喜马拉雅山区最后几座未登峰之一。

  队伍从印度德里出发后,他们越过季风带来的雨季,队伍在抵达印度圣河—恒河源头甘戈特里冰川(Gangotri Glacier)后开始了真正的探险之旅。他们徒步穿越冰川,抵达塔博万(Tapovan)大本营,并在那里用了三个星期的时间来适应海拔、整理装备和研究线路:包括下部陡峭的冰雪线路、阿式攀登山脊和复杂的仰角陡壁,并做了备份计划。

  在接下来的探险中,得益于上次攀登的经验,他们创纪录地只用了6天就抵达了“鲨鱼鳍”线路的底部,其中还包括两天时间完成底部的冰雪技术线路抵达C1营地—须弥山大本营。攀登开始,3名队员连续攀登6小时后到达前进营地,并于次日开始沿这条路线攀登。三人队伍开始拖拽他们沉重的装备穿过冰雪和岩石混合地带,最终依次成功抵达C1营地。而C2营地—用露营袋和吊帐悬挂在仰角的“印度洋大墙”之下的临时庇护所是这次攀登过程中最艰辛,也最有趣的住宿地。吊帐挂在了一块险峻的仰角岩石上,下面是惊心动魄的高度带来的眩晕和只属于三人攀登队伍的景致。

  没人见识过这样的风景,除了攀登者。

  在这个挂在千仞岩壁的临时住所里呆了2天后,他们开始攀爬整条路线中最陡峭、最危险的路段,“借助器械穿过一个外悬岩石”—他们称之为“水晶线路”—难度达A4的大墙岩壁,并最终翻过“水晶线路”的仰角辅助攀登线路部分。

  一切都是值得的。最终,他们用了3天时间来攀登“鲨鱼鳍”线路最后的仰角岩壁并登顶。并安全返回至大本营,整个攀登过程历时11天,是一次纯粹的阿尔卑斯式攀登。

热词:

  • 朝圣
  • 恒河
  • 鲨鱼鳍
  • 岩壁
  • 山峰
  • 探险
  • 喜马拉雅山脉
  • samsara
  • 水晶线路
  • 朝圣: 朝圣通常是到一处圣地或者是对某人信仰有重要意义的地方。是宗教或灵性生活中寻觅灵性意义的的过程,各大宗教都有朝圣的活动。天主教徒认为可通过朝圣祈福,赎罪。新教徒亦有访问造谒宗教纪念地之举,但不以为这些纪念地有神效,也不举行朝拜活动。朝圣是人们离开家乡出外游历的主要方式之一。 来自:互动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