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旅游频道 > 旅游台首页 >

2012亚洲城市论坛:国内旅游度假区经营模式探讨

发布时间:2012年08月17日 14:32 | 进入旅游论坛 | 来源:央视网旅游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2012亚洲城市论坛圆桌会议:国内旅游度假区经营模式探讨——

    主持人:尊敬的各位来宾、女士们、先生们,让我们再次以热烈的掌声,欢迎中央电视台著名主持人王世林先生!

    王世林:女士们、先生们,现在是下午4点钟了,应该说对我们生理上的挑战已经过去了,接下来我们还有两场圆桌会议,有12位嘉宾会风险他们的精彩观点。接下来我来介绍一下第一场圆桌会议的嘉宾,我们今天妥协的主题是“国内旅游度假区经营模式探讨”,这6位嘉宾都是这方面的业者或者说是专家,首先我们有请(见嘉宾名单)。

    马勇 中国旅游协会教育分会副会长、

    教育部工商管理教指委旅游学科组组长

    保继刚 中山大学校长助理、旅游学院院长、教授

    魏小安 全国休闲标准化技术委员会副主任、

    中国旅游协会休闲度假分会秘书长

    唐军 寰亚传媒集团有限公司首席执行官、

    深圳华侨城股份公司独立董事

    吴斯远 华侨城集团党委常委、华侨城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

    阿拉斯泰尔·莫瑞森[美] 国际游学会主席、世界顶级旅游营销专家

    美国普渡大学酒店及旅游管理系终身教授

    接下来进行圆桌访谈,我们从刚才魏小安先生所谈到的话题谈起,因为我们今天这场圆桌会议,要探讨的是旅游度假区的经营模式,旅游度假区,魏先生您觉得,应该是建在郊区,还是应该建在城区?

    魏小安:显然在郊区,甚至在边缘的地区。

    主持人:但是很多的华侨城都建在城区,怎么回事?

    吴斯远:人的生活是需要的,其实我们度假有时候会选择再一个自然山水非常好的自然的环境中,其实城市的观光旅游,现在也构成了我们重要的一部分,有时候可能一家人在节庆活动时,可能去选择一个城市,比如说上海和北京,不见得一定要去著名的景点,甚至去购物,晚上去看一场演出,甚至去参加一个聚会,其实也构成了生活的一部分,现在城市休闲的一般,从华侨城的理解,我们也把城市的休闲,纳入到了度假中,因为一个外来人去一个城市,也是一种度假,新推出的深圳欢乐海岸,就是一个城市的度假性的娱乐产品,经营的效果也非常好。

    主持人:那么是否度假的概念阐述一下,比如有的旅游度假甚至在郊区,有的适合在城市。

    吴斯远:我们实际是一个省级的度假区。

    魏小安:严格旅游度假区这个概念本身就是错误的,因为旅游一般的概念理解是观光,是景区,景区和度假区是不同的概念,景区以视觉体验为主,度假区是眼耳鼻舌身心的全面体验。

    主持人:我想唐军先生经验比较丰富,像美国的迪斯尼,你说香港的迪斯尼也可以度假,很多家长订了票带着孩子去了,美国也是这样的模式,可以预约,那么你觉得度假区的概念怎样理解?你觉得这算不算是一个度假的区域?

    唐军:我觉得关键是如何满足消费者的需求,这是最关键的,不要再概念上计较太多,怎么样去满足消费者不同的需求,不同的年龄层,不同的家庭组成,不同区域的人在某一个地方休闲、旅游、观光、吃喝住等等,能满足他们的需求是最重要的。

    主持人:我觉得这个概念,我们也可以请阿拉斯泰尔·莫瑞森先生给我们解释一下解决在美国友没有度假区这个概念?

    阿拉斯泰尔·莫瑞森:我用英文来回答,在美国我同意之前的讲者,要取决于市场的需求,市场的需求非常重要,我觉得最好的地点,怎么说呢,我觉得华侨城的选择还是很不错的,有很多城市跟其他的城市群很紧密,所以说他可以辐射周围的很多城市的需求,因为一个度假村,应该是一年12个月365天,都要开设的。那么这样就可以应对不同的游客,不同的选择,不同的需求,所以说我觉得地点其实只是一方面,最重要的是能够满足客户的需求。当然了离城市比较近,或者比较近是最好。

    主持人:那么我们接下来听一听马勇先生的意见,马勇我一叫您我比较紧张,因为我的顶头上司的名字跟您一样,您觉得旅游度假区,这个概念我们是否需要有这样的概念,我们最终探讨的,消费者需要什么,我们就给他提供什么,不管是郊区还是市区,就像魏小安先生讲的,一切以人为本,实实在在让人在城市和在城市周围生活。

    马勇:度假区的概念是非常有必要的,实际上这个概念也是一个比较成熟的概念,从国家旅游局在20年前就推出12个度假区,我们魏小安教授参与过这个方面标准的制定,而且在10周年时,国家旅游局委托我,在昆明总结12个国家级旅游度假区的发展,我归纳为三种类型,每种类型分为不同的层次,所以我们说度假区位置在哪里,这是一个非常关键的要素,实际上分为三种,一中是依托山水型的,这既可以在城市中,也可以在郊区,甚至是山里,华侨城在很多的概念方面,包括栖息湿地,它就是依托城市里自然的山水,形成的一种度假型的发展模式。

    第二种就是依托商务型的,甚至是城市文化稀缺性的度假模式,当然还有一种以娱乐方式,就是我们讲的主题公园形式的,刚才你说的,比如像迪斯尼,甚至比如我们的欢乐谷,都是属于这一类型,不同的类型针对我们的消费者是不一样的,实际上度假区这个产品,已经是旅游的升级产品,就是我们从观光到休闲独度假,我们要满足消费者需要,更重要的是引领消费者的价值取向,所以我比较赞成前年世博会的主题,因为世博会有十场,其中演绎的就是“城市让生活更美好”,其中有一个就是度假旅游在城市,仍然可以给人们充分的享受。

    主持人:保继刚教授是旅游学院院长,关于旅游度假的经营模式,您偏向于哪种观点?

    保继刚:我觉得很多的观点,从西方到了中国以后都有了一种异化,实际上观光和度假,中国是截然能分开,所以海南岛的官员,说我们不要观光的客人,要度假的客人,他们觉得观光客人消费低,照一张相就走了,另外我们听什么都不要带走,就带走照片,留下脚印就行为了,所以我们觉得观光在中国的概念,是以消费层次界定的,实际上观光和休闲度假他们有截然的分开。比如说阳朔,住在青年旅馆,今天花20元钱,你说他是观光还是休闲,住在五星级旅馆,一天花几百元钱,他是观光还是消费?所以不一定是观光和休闲度假截然的分开,从而就形成了,我们好象有度假区这样的说法,好像度假区就不能去观光,华侨城很多人去观光,但是少数人住下来在那里休息,所以这是一个过渡型的,混合型的产品,但是我们人为的,从国家级旅游度假区,再从省级,县级,国家级都是外国外人,省级都是对本地人,所以我们国家级都是在中国特殊情形下的一种发展的旅游。

    主持人:确实,旅游从我个人来讲,一说到旅游,就好象就是到那儿,像旅行者一样的去看,比如说我们到欧洲游,经常是上车睡觉,因为很累,一站一站的走,早上6点就叫起来了,上车接着睡,到点了下去照相,然后上车走。就是这种旅游给人的感觉不是很舒服,说是旅游,但是感觉累。但是旅游度假区把旅游和度假放到了一块,能否真正的做到,旅游和度假,让它旅游就度假,度假就旅游,让人感觉身心舒服,能否有这样的模式出来。魏小安先生,您觉得现在的中国在这方面存在哪些问题?从你的角度应该怎么理解,让消费者能够真正的感觉到,不要有旅游感觉不愉快的经历。

    魏小安:这里有一个问题,一个是最单纯的,最标准的观光,一种是最成熟的度假,中间这个是各种广告,实际上辨别这种概念,更主要的原因在于现实,就是这两种标准形态是两种标准的经营模式,但是我们现在最大的混合性,而这两种模式有很大的不同比如说作为景区来说,有一些要求,这种要求更多的是从方便观光出发,让你是觉得体验最大化,可是一个完整的度假模式,或者说成熟的度假模式,他一定是能够让你彻底的放松,比如欧洲的客人,他们完整的度假追求是很鲜明的,中国现在有一部分现在这样的人,比如说我们现在很多人度假,马尔代夫去玩,但是更多的模式还是希望我们能够歇一歇,看一看。所以从大众来说,还是以观光为主,中间的一部分已经介入到度假+观光,观光+度假,也有人成熟的度假模式,这里没有孰高孰低之分,任何一类产品都有高端,也有低端。

    比如说最高端的观光旅游区,去喜马拉雅山,花几万元,这是高端的,这同样也是观光,所以这里需要研究,我们不同的消费对象,不同的经营模式,才能达到最好的效果。比如说迪斯尼,全世界迪斯尼都强调了它是主题乐园,但是现在在上海开了迪斯尼,特意加了“度假迪斯尼度假主题乐园”,按照世界的迪斯尼的模式进行。

    主持人:那么唐军先生作为华侨城已经探索出这种模式,你们有没有改变,比如说人们现在不愿意纯旅游,可能度假的需求更多,你们有怎样的想法更多,或者是加强自己的经营模式好的例子?

    唐军:从经济的发展到一定的水平后,度假的需求确实在不断的增加,我们也分析过相关的数据,大概人均GDP5000美元以上,度假旅游是主导型旅游,中国现在逼近这个数字,中国度假性的需求依然在增长,是目前国内旅游业增长最快的,在欧洲发达国家,度假的需求,就是在旅游的份额中占了一半以上,在中国目前,我们甚至把观光也含上去,大概在24%左右。所以现在中国急需度假的需求,增长非常旺盛。

    吴斯远:目前看市场观光,给顾客好的产品类型并不多,刚才你讲到的旅游种类,或者是度假种类,就有两的问题,一个是市场中对游客的引导,到底人们应该做一个怎样的度假安排才是合理的,可能有的人就是希望,花很少的钱,办更多的事,他觉得这样才能享受最大的实惠,有的人觉得我今天只要自己开心就行,这个需求是不一样的,那么我们现在从度假这个理解的范围里,度假是离开常态的居住地,改变你的生活的方式和生活的节奏,所以我们希望整体的度假,能够和过去所习惯的生活方式不一样,所以我们在打造沉淀的时候,努力的改变你原来居住地,你习惯的一些生活方式,这就是度假。

    另外还有对游客,度假的习惯也需要培养,我们希望给游客提供更多的,轻松快乐的度假,我们现在度假型产品比较单一,要不看山,要不看水,其实度假方式很多,迪斯尼也是一种模式,它主要是在主题公园体验迪斯尼的产品,方式不太一样,我觉得现在华侨城总体来讲有两条路,一条是以在自然山水中度假项目,这个主要是希望大家自然的节奏相吻合;还有一个在城市中,可能和你日常的生活节奏比较接近,但是他放松的方法不一样,可能更多的是人和人之间的沟通、交流一块参加一个活动,这样的方式进行,我们准备了不同的产品,在武汉的产品刚好有很好的自然环境,有很好的成市环境,所以我们在武汉的项目,结合东部的特点,又结合了我们在城市环境的总特点,我们会安排不同的放松和休闲的方式,我们也在探讨,一方面我们希望把我们的产品重新的进行整合,包装,创造出更多的娱乐方式,或者休闲的方式。另一方面我们也希望不断的培育这个市场,跟游客多做一些沟通和交流,大家一块探讨,怎样的娱乐方式,或者说怎样的度假方式是更加合理有意义的。

    主持人:接下来我们再问一下阿拉斯泰尔·莫瑞森先生现在一个问题,作为发展多的国家来说,中国城市化还没有完成,中国未来城市化的空间还很大,而且现在中国每一个城市,他个体的发展,速度也在加快,生活在城市里的人压力也是很大的,那你觉得,从发达国家过来人的角度,您给我们提点建议,作为发展中国家,在城市里,忍受了巨大的工作压力和城市发展的压力的人群,他们到底需要什么样的休闲旅游,或者度假的方式,来排遣这些压力,能够在城市里生活的更好?您有怎样的建议给我们。

    阿拉斯泰尔·莫瑞森:确实我有一些建议,第一,我觉得这样的一些公园和绿地是非常好的,比如说像我们之前讲的纽约的中心公园是一个成功的案例,就是城市的公园是非常重要的,因为这是一个非常自然的方式,没有这样的混凝土,我们只有中国的公园有很多的混凝土,我觉得可以更加的自然一些。这样的话公园可以供家庭在那里进行一些娱乐活动,就像华侨城在深圳做的一些事情,比如说在哥本哈根有这样的一个公园,它有100多年的历史,非常的出名,他是一个音乐主题公园,这样的一些度假胜地在城市中也是非常好的,像之前想的非常好的例子,就是一个公园在多伦多,他是一个非常好的案例,像华侨城做的一样。

    同时像度假休闲的一些场地,也是非常重要的。当然我们知道如果有这样的一个地方,它正好是有山游有水,并且离城市非常近,那么这些地方是非常适合做这些事情的。

    当然我知道北海道地区做的非常好,并不见得将这些发展者,发展的特别远,或者是到郊区去发展,我觉得第一我们要在城市中设立更多的公园,第二是提供越来越多的家庭做一些相关的娱乐活动。同时第三个是能够让这些城市的人,能够有机会,享受一些乡村的风光,我认为是非常重要的,主要是这三点。

    唐军:我补充一下,我刚才前面讲了一个,我用国内的两个比较时髦的说法,一个是精神文明,一个是物质文明,我们作为企业运营者讲,政府是运营一个公司,整体概念是这样的,运营一个大的公司,企业运营企业的公司,有两个是需要我们考虑,实际上有两个事情需要特别关注,这也是我现在的公司提倡的。

    第一,我们做什么?最主要是让百姓幸福快乐,不管是公司也好还是政府的行为也好,最终的目的是这样,那么以怎样的形式,什么样的方式来满足自己的需求,是随着经济的渐进来变化的,刚才讲了华侨城的变化,还有迪斯尼的变迁,原来迪斯尼只是乐园,随着老百姓需求的不断增加,增加了很多不同的项目,把它逐渐的变成了一个度假区的概念。这是第一件事情,一定要搞清楚我们做什么。

    第二,一定要有回报,或者是投入产出要有回报,不管是政府还是企业,企业要向股东负责,所以在考虑项目的时候,肯定是长远的愿景一定要有精细的规划和调研,就是市场的合理性,才能继续往下走。我们现在发现很多的国家讲度假区的概念,所有这些都是在不断的满足老百姓每天不断需求增长的需要,这一点作为我们在座的,不管是政府官员还是企业,特别要想清楚一件事情,我在国内发现最大的一个现象,因为上海迪斯尼谈了很长时间,最大的现象就是,对运营市场方式,运营一个产品还不够成熟,我们今天说的产品,实际上就是休闲产品,不管是旅游也好,还是度假也好,看电影也好,实际上是我们叫娱乐产品。所以这个产品怎么运营它,做它,我很简单的跟大家介绍一下,第一就是考虑任何人做事的时候,你的愿景是什么?这一点特别关键,比如说我现在在寰亚,包括在华侨城,我们就是提供高质量的娱乐触及心灵,这是我们的愿景,怎么做到,一定要扩充到不同的产品,不同的需要,这里牵扯到一系列的规划。

    还有可行性研究,这是很关键的,还有一个很关键的,就是我们在国内发现一个重要的问题,就是治理结构,也就是管理结构和架构。在这方面我们国内可能还远远的落后于一些西方发达国家的管理架构,包括公司。那么从我个人在国内运营,我在中美跑了20多年了,发现另外一个比较缺乏的,就是综合管理型人才,在我们国内特别缺,不是中国人不聪明,没有才智,只是没有经历过,没有做过,所以综合性的管理的一个度假区,它包罗万象,牵扯到文化、艺术、娱乐、工程、下水道、食品提供、交通管理等等整个十分综合,就是一个城市的建设。所以他们是用公司的行为在建设城市,跟我们作为政府机构,也是否以市场的方式考虑管理一个城市和国家。

    主持人:其实唐军先生的观点,也对我们很有启发,我们今天探讨的主题是旅游度假区的经营模式,到底应该怎样来经营?我们其实从概念上讲,把旅游度假区也是太具体化了,我们今天这个主题是城市论坛,城市论坛实际上我们应该寻着魏小安先生的思路,一座城其实就是应该是一座度假区,我不知道马院长是否同意我这个看法,我们应该探讨一下,怎样把一个城市做成一个,让百姓能够在里面实实在在的幸福的,安心的,安全的,快乐的,生活的人生度假区。

    马勇:我是赞成这种观点,因为度假区和度假是有差距的,度假区有边界,度假是没有边界的,当然这个边界我们不能缩小到某一个景区,可以放到某一个城市,比如我们在欧洲走过很多的城市,一座城市就是一个度假,我们理解的度假区,在国内从管理的方面,从政策方面,要设置一个国家省级的度假区,八成是作为一个度假产品或者是度假区来看,它离不开三个要素,第一个是产品,实际上你看华侨城,现在在我们武汉最早欢乐谷这个品牌项目的推出,改变了武汉城市度假,或者说旅游按产品的结构提供,因为这个产品主要是一定要有研究它的休闲方式,它的娱乐方式,它的游览方式,那么它就打出了这么一个创意性的,有别于我们武汉原有的产品的体系,我觉得它是增加了、丰富了我们城市的生活。所以我觉得在度假产品打造方面,我觉得是我们度假区,包括城市运营方式,我们需要去思考的,而这种产品既可以是大众化的产品,也可以是优质精品。像我们在很多的小镇去,就是体验不一样的情景,不同的生活方式,乡村的那种田园的生活方式,它也是一种度假产品。

    第二,我觉得它的价值的提升,我觉得是我们度假区,或者说度假城市需要考虑的。通过这样的一个项目的打造,或者说成是的运营,要使得这个城市的价值,度假区的价值能够提升,我觉得是这个方面,像世博会,“城市让生活更美好”,实际上让人居住城市的居民,包括外来的这些旅游者,或者是度假者,能够体验他的幸福,能够有幸福感,所以我们现在说易居、易游、易生活的城市。

    第三,就是它的品牌,我非常赞成华侨城推出的品牌,叫“优质生活的创想家”,所谓的优质生活,我们的度假产品是一种升级产品,城市也需要升级,这个生活应该是一种优质的生活,所以我想我们探讨度假区,不在于边界的大小,而在于他三个要素,我们叫全产业链的发展模式,至于我们说从企业经营的角度讲,他在产品的打造和品牌的培育,价值的提升方面,可能是从经营的角度考虑比较多,我最近研究,至少有八种盈利模式,其中有旅游地产,也是补充型的盈利模式,所以我们在城市运营方面应该考虑这八种盈利模式。

    魏小安:我觉得中国50%的城市已经永远达不到了,40%的城市正在向永远达不到的方向发展,只有10%的城市还有可能达到。因为这个东西说到底就是,城市的度假,不是度假在城市里的重要要素,中国人讲了几千年的家园。但是我们工业化城市化的发展,让我们只有家,没有园,你在城里就不错了追求园,但是家园的梦想是永恒,已经产生了新的形态,就是城市里用大园和质量来弥补距离,这个距离也不能太远了,我自己的感受就是,有一次我休病假3个月,有很强找绿地散步的愿望,所以那时候北京有绿地叫我去散步,有一次去朝阳公园,打的40元,进去10元,这个成本太高了。

    主持人:美国纽约的中央公园是免费的。

    魏小安:所以我现在的住在华侨城,我家里最喜欢的就是绿地,因为那个环境的绿化很好。所以我家就是公园,我现在根本用不着去找绿地散步,我每天一出门走两步圈就够了。

    主持人:魏先生比较悲观,50%的城市彻底没希望了,但是您刚才讲我的同意,就是我们中国很多的城市,修了很多的广场,钢筋水泥,但是我们还是有空间的,因为我们要通过像华侨城这样的一种方式,去给我们生活在城市的人,提供一种新的生活方式和思路,欢乐谷干嘛要建在四环边上,现在四环快成城中心了,就是说我们怎么把城市是作为一个休闲度假的大平台,每个人都要发挥自己的聪明才智,这一个城市生活的人,提供一种新的生活方式和休闲方式。

    保继刚:我有话说,我总体对中国城市也是悲观的。为什么呢?我们注意一下,49年以后,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城市是一个生产的城市,所以我们城市里冒烟囱是我们小时候写作文的一个很好的画笔,相信大家都写过作文,所以我们是生产性的城市,等到城市美化运动以后,大家突然发现城市是建给人居住的,所以我们有一轮城市美化运动,以大连、张家港等等新的城市,像珠海、威海等老城市改造很多。那么我们表面上实现了把烟囱搬出了城市,但是中国的体制又使得我们城市成了一个经济发展的最重要的平台,所以任何一个城市,为了让城市更美好,实际上是为了让城市更赚钱。所以我们从北京、上海、广州,都是为了让城市更赚钱,所以每个城市都在争取城市功能的多样化和功能的升级化。北京为什么成首堵,成为大饼,越来越到外边去了。

    主持人:六环已经在河北边上了。

    保继刚:对,北京不堪重负,但是北京市又不愿意把一些功能不要,因为不要的话市长不好当。所以这是我对中国城市为什么悲观,因为城市的功能,是一个经济发展的功能,只要是省会城市,大家想象中国的省会城市,没有哪个不堵的,没有哪个人居环境好的,副省级城市到地级市都是不同的功能往这里集聚,所以城市不能减负。

    我想找一个平台表达一个观点,最近我考察了一些,我们所谓的房地产,刚才马教授说,他喜欢旅游地产,我在这里首先说,旅游地产是个伪概念,旅游地产是个绑架中国风景土地的一个伪概念,这个伪概念已经导致了中国旅游度假区,已经被房地产商绑架了,绑的结果是优质资源被资本绑架了,优质的资本被私有化,这是中国未来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因为我们现在的限购使得房地产商去寻找资本得出路,使得我们城市有闲钱的人,他不会去享受,中国人不会做慈善,只想作资本的最大化,这种资本的力量,就使得我们像长白山、西双版纳等这些优质的地方,变成了一座座空城,变成鬼城,这是未来导致很大的恶果,只不过现在用低成本价的价格把大片的土地卖给房地产商,我还没有见过像清水湾那么多的度假区,12公里的海岸线,那么多房地产,200亿投资。

    主持人:保院长和魏先生是一起的。

    保继刚:所以我想说中国旅游发展的度假模式,第一个阶段是政府主导阶段,大概80年代的时候,海滨度假刚开始,像北戴河,我们权利部门管,这个阶段有一小段健康状态,市场推动比较健康,但是这个阶段非常短暂,像阳逻湾比较健康,现在以国际旅游为标志,资本绑架的阶段,市场的力量已经不够了,是资本来绑架政府和土地,所以我认为现在的阶段,是一个不是很健康的一个阶段。这个阶段的结果是使得我们地区政府的机会主义加上资本的力量,会使得我们应该留给子子孙孙,大家一起享受的优质资源被少数人所拥有。

    主持人:这是保院长观察到了。

    马勇:我还要补充一点,刚才两位教授是悲观者,我还是必须乐观的。实际上城市的发展有一个历程,从西欧北美也看的出来,最早是从城市化挺进,到后来是逆城市化,比如拿武汉讲,武汉随着城市的发展,它的逐步的生产工业,向远城区,或者说其他的城市转移,而且所有的城市和“1+8”城市圈,都是高速城际铁路贯通,这就形成了城市中心区功能的重组。以前我们城市以生产功能为主,而现在逐步向国外靠近,国外工厂区在远郊,主要是在生活功能方面提供不同质量的,不同文化背景的,不同服务社区这么一种方式,我觉得从武汉这个城市的发展,我们也可以看出,城市是向着美好的前景在转化,而我们出现的很多现象,比如城市的通病,就是我们在上海世博会上看到的问题,这是历史发展阶段中形成的。当然北京成为首堵,那是有特殊的原因,北京应该是成为政治和文化的中心,不应该成为经济的中心,现在北京也在转变,这是在GDP的考核应该转变,所以我觉得华侨城,在中国大城市区,或者是二三线城市区,引领的一种优质生活倡导者的案例,我觉得是一种方向,这使得我们城市在改变人们生活方式,提升人们生活质量的一种案例,我觉得未来的城市是良性的发展。

    主持人:现在场上6位嘉宾已经分类了,有悲观的一方,也有乐观的一方,还有利益有关方,就是华侨城两位老总,接下来发言时间,先让利益有关方沉默一下,我们听听阿拉斯泰尔·莫瑞森先生的观点。我的意思就是说,我听了悲观方和乐观方的阐述以后,我自己也深有启发,其实对城市怎么发展,我是媒体工作者,我是外行我不懂,但是我听了以后知道,城市它既是生产的地方,以前我们的城市真是一个工业城,有时候随便一个工厂就能带起一座城,比如鞍山、鞍钢、大庆等等,它是工业城,它也叫城市,以生产为主。但是听了刚才几位讲的,城市同时也是居住的地方,是办公的地方,有的时候我们把这些弄混了,刚才马教授讲的,说美国西方有的地方就是,CBD是没有人住的,因为那是生产的,办公的,确实我去过美国,我也知道,说洛杉矶大,但是有城市吗,城在哪儿?中心在哪儿?就两座高楼,其他剩下的全是一片小镇,然后用高速公路串起来,办公就是办公的,晚上没人,居住就是居住的,城市有很多的功能我们要分开。所以我想说,阿拉斯泰尔·莫瑞森您汉语说的这么好,得中国也很了解了,那么现在我们这儿有两派,魏先生和保院长他们认为,中国城市发展到现在,无可救药了,人也没法住了,但是马会长认为还是可以住的,稍微改造一下。那我个人觉得,我们确实不要太悲观,确实有问题需要改,但是我们还是要发挥像华侨城这样的一些企业家,营运者、管理者的作用,能否把我们的城市进行改造,作为一个大的平台,让我们的城市,通过我们各种努力,使我们的城市更适宜人居住。阿拉斯泰尔·莫瑞森先生的建议和观点,请您阐述一下。

    阿拉斯泰尔·莫瑞森:我在上海住过,在北京也住过,我觉得他们都是经济发展的引擎,他们经济发展非常迅速,今年的GDP增长还会达到7.5%,展望未来,这种经济的发展,还会维系多长时间,不会永远这么持续下去,所以说我们一定要去关注一个城市可适宜居住的程度,我觉得有一点,我想说的就是,中国的城市规划的质量并不想西方的一些国家那么好,我在北京住过,为什么要在北京的北边建一个国际机场,反而主要的高速公路都在南边?为什么城市规划部门要决定这么做?这是我一直在考虑的一个问题。所以说我们考虑的包括,比如说适宜居住的程度,另外就是城市规划的考虑,为什么在有水的地方建某种建筑,为什么会在某种地方栽某种树,这需要全面的考量。

    比如说OCT就考虑到了这一点,为什么中国所有的地方都是钢筋混凝土,我们要找到原因,找到思考的方法。中国的城市最终会像一种服务型,会从加工型,向一种服务型的经济进行转变,就像美国曾经经历过的一个时期一样,所以我们也需要借用这个机会,八成是打造的更加的宜居,打造的更好。

    在美国欧洲许多城市的趋势,就是人们重新去审视一个城市的中心,比如说城市的中心有办公的功能,有购物的功能,那么有一点我觉得非常重要,那就是非常高质量的城市规划,这一点我觉得中国可能需要有提升的空间。这是我的看法,谢谢。

    主持人:非常感谢阿拉斯泰尔·莫瑞森先生,魏小安先生还要发言,但是据我看时间的关系,不是因为您观点的问题,时间的关系我需要做一个总结了。因为我们有几位嘉宾他们要赶飞机,今天我们第一场圆桌会议,我们探讨的主题本来是旅游度假区的经营管理模式的探讨,我们由经营管理度假区的问题探讨到了一个城市的发展,实际上通过主持刚才的圆桌会议,我也有感悟,就是说我们生活的城市,应该成为一个让人感觉舒心、安心、幸福、快乐的一个休闲的度假的地方。我的感觉应该是这样的,那么怎么才能做到这一点?像华侨城这样的企业,像刚才阿拉斯泰尔·莫瑞森先生谈到的城市的管理规划,像我们那些专家学者提出的建议等等,其实都是为了一个共同的目的,就是说我们想离开城市,我们觉得城市压力大,但是谁又能离得开这个城市呢?我们人生不容易,人活着到这个世界上,它不是说我活着就是为了堵车的,一堵就两小时,不是吸尾气和污浊的空气的,我活着是要在这个城市里有好的工作,很好的家庭,我的住房很好,我要像魏小安先生那样有一个很好的绿地,呼吸道很好的空气,然后我还要去看电影,还要去休闲,还要去游玩等等,欢乐谷也是需要的。

    所以说一个城市要成为一个真正的度假区,需要我们每一个人付出我们每一个人的努力。感谢6位嘉宾今天第一次的圆桌会议为我们奉献出的观点,谢谢!

热词:

  • 国内旅游度假区经营模式探讨
  • 2012亚洲城市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