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旅游频道 > 旅游台首页 >

一起出发!穿越罗布泊探访古楼兰

发布时间:2012年09月07日 14:02 | 进入旅游论坛 | 来源:深圳晚报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这是一条伟大高僧西行取经的必经之路

  也是一条由信念、坚持和智慧浇铸而成的求知之路

  这是一条贯通东西方文化与商贸的交流之路

  也是一个民族胸襟坦荡、海纳百川的开放之路

  这个秋天,一起出发吧

  去约会千年的艰辛与浪漫、寂寞与繁华

  去放牧自己的心,对梦想说:不见不散!

  1899年,瑞典人斯文赫定率队进入罗布泊,发现沉睡了1600年的楼兰古城遗址。

  1930年,我国的考古学家黄文弼进入罗布泊,发现了罗布泊北岸土垠汉代遗址。

  1964年,我国第一颗原子弹在罗布泊爆炸成功。

  1980年,一批中国考古人员进入罗布泊,发现了闻名于世的楼兰美女古尸。

  1980年,科学家彭加木在罗布泊神秘失踪,至今仍是一个谜。

  1996年,探险家余纯顺欲穿越罗布泊创新纪录时,因迷路和高温而亡。

  楼兰:一个“谜”失千年的传奇古国

  一个绵延数百年文明的王国隐退了,一个融会东西方文化精华的独特艺术绝迹了,一个充满诗情画意的绿洲消失了。茫茫沙尘之下是一个绚丽繁华的故事,只是我们已看不清它的情节。这就是楼兰,华美之后,只留给我们一个寂静而充满遐想的背影,让无数遥望的人一遍遍憧憬想象。

  楼兰古城地处羌若县东北部,位于罗布泊以西偏北岸边,在孔雀河南岸7公里处。这里在古代曾是一个水草丰茂,农、牧、渔都十分发达的地方。公元前后,曾有过一个繁华的楼兰国,是当时闻名遐迩的丝路重镇,可是到公元4世纪前后,这个曾经名噪一时的国家却突然神秘地消失了,只留下一片废墟沉睡在沙漠中。1500 多年之后,瑞典探险家斯文·赫定于1900年3月28日又将它重新发现,一时轰动世界。百年来,楼兰一直是中国乃至世界各地探险家、史学家、旅行家研究考察的热点。楼兰美女、楼兰古墓、楼兰彩棺……一个又一个楼兰之谜诱惑着所有的人。

  楼兰古城现占地面积12万平方米,接近正方形,边长约330米,整个遗址散布在罗布泊西岸的雅丹地貌群中。城区面积大致为1.1平方公里,城内还存有残破的院落及高耸的佛塔。从楼兰古城中发现了不少古代文物,有各种器皿及钱币,最珍贵的当数晋代手抄本《战国策》。

  楼兰古城的标志景点

  楼兰保护站:地处楼兰古城25公里处,属于楼兰保护区范围内,这里有较大的几个楼兰王陵,但是已经被盗。周围有龙城雅丹蔚为壮观。这里终年有2~3个楼兰保护站的工作人员常年巡逻在楼兰保护区的周围,没有电话、网络和任何娱乐工具。

  太阳墓:位于孔雀河古河道北岸。它是1979年冬被考古学家侯灿、王炳华等发现,古墓有数十座,每座都是中间用一圆形木桩围成的死者墓穴,外面用一尺多高的木桩围成7个圆圈,并组成若干条射线,呈太阳放射光芒状。经碳14测定,太阳墓已有3800年之久,它是哪个民族、哪个部落的墓地?为何葬在这里?这群人居住何方?是把太阳当做图腾建造此墓,还是有别的意义……几十年过去了,仍是个不解之谜。

  其他景点

  雅丹地貌:雨蚀风琢的魔鬼城

  雅丹专指干燥地区的一种特殊地貌。维吾尔语“险峻的土丘”意思。一开始在沙漠里有一座基岩构成的平台形高地,高地内有节理或裂隙发育,暴雨的冲刷使得节理或裂隙加宽扩大。一旦有了可乘之机,风的吹蚀就开始起作用了,由于大风不断剥蚀,风蚀沟谷和洼地逐渐分开了孤岛状的平台小山,后者演变为石柱或石墩。这样的“城”称魔鬼城。

  三垄沙雅丹:被称为中国最美的雅丹群之一,位于玉门关以西的戈壁荒漠中。三垄沙是一条横亘于罗布泊东部地区的流动沙丘带,至今仍受东北风的影响,随时游动。这条沙漠带长约百公里,宽约数公里,遇到起风,沙如游蛇,在风口中行走,细沙会沿足盘旋到膝盖处。所有的土台都呈长条状东西排列,犹如茫茫沙海中的一群巨鲸,气势磅礴,有不同的颜色,在早午晚太阳的光线的作用下,产生不同的色彩世界,奇幻无比。

  汉土垠遗址:土垠是由中国第一位进入罗布泊的探险家黄文弼1930年所发现,垠是一处汉代后勤驿站遗址,残存物极少,但在古时是丝绸之路的一处军事要地,被称为仅次于楼兰古城的重要遗址。

热词:

  • 楼兰国
  • 古楼兰
  • 罗布泊地区
  • 楼兰古城遗址
  • 楼兰古国
  • 楼兰美女
  • 三垄沙雅丹
  • 高昌故城
  • 楼兰国: 楼兰古城楼兰古城四周的墙垣,1多处已经坍塌,只剩下断断续续的墙垣孤伶伶地站立着。城区呈正方形,面积约十万平方米。楼兰遗址全景旷古凝重,城内破败的建筑遗迹了无生机,显得格外苍凉、悲壮。 来自:互动百科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