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旅游频道 > 旅游台首页 >

岜沙苗寨:传奇与诱惑

发布时间:2012年09月21日 11:09 | 进入旅游论坛 | 来源:新浪网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保持千年古风的武士装束、神秘的火枪手、苗族文化的“活化石”、没有现代文明的渗透……探寻——生命中难以忘怀的地方。    一生中,有的地方是你瞥见一眼就终身难以忘怀的,在我所走过的地方中,贵州省黔东南州从江县的岜沙苗寨便是。它的“岜”字,要读为一个汉语普通话所没有的发音“biā”。从这个“biā”字里,你能立即领会到它独特、原始和道地的土味儿。

    从省城贵阳到岜沙的的旅程,都是在大山中穿行。其中的砂石路经常因对面来车扬起遮天蔽日的沙尘而让汽车没法前行,汽车索性熄火等待,任飘浮的尘埃喧嚣够了,它终归还原为爽朗和清明——满目青葱的山峦和环山而去的澄澈碧透的都柳江。走到江边,江里的粒粒卵石和卵石间悠游的小鱼儿,都清晰可见。

    岜沙这个苗族的小分支是随着他们的先民“九黎”部落在“涿鹿大战”战败后,从东方长途跋涉迁徙过来的。

    岜沙的民居大多背靠山崖陡坡,用石块垒出一个小小的、向外延展的屋基,在屋基上盖吊脚楼。吊脚楼是全木结构,它用杉木板做墙、杉树皮盖顶。位于树阴下的杉树皮屋顶上还覆盖着一层鲜翠欲滴的青苔。

    最独特的发式

    岜沙与众不同之处最直观的是男子的发式——头的周边都剃光,头顶上则蓄长发挽成一个椎髻,苗语称为“后棍”。当然,还有不离身的一杆火枪。乍一看去,你会恍然觉得遇见了古代武士、江湖侠客。走遍世界,都难有这样奇特的发型和装扮了。

    关于“后棍”的缘起,众说纷纭。有人说,开天辟地就是这样的;有人说,老祖宗蚩尤战败后苗族从东方迁徙过来就是这样的;还有人说,春秋战国时期就是这样的……可以肯定的是,自从祖先在岜沙定居,他们就是这样的发式而没有人胆敢改变。

    男子剃头在岜沙算得是一件大事。男孩从生下来起,得留着从娘肚子里带来的胎发,满五个月才剃光,一周岁以后开始留发,就只留下中间一团。小男孩的那团长发就让它披散着,等到他自己会梳头爱打扮了,再把后棍挽起来,包上家织的白底黑花帕子。在大人看来,挽后棍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天天如此人人如此。但小孩子却对它满怀憧憬,它似乎意味着人生一个崭新阶段的开始。我在岜沙的时候正遇上三年级的滚马丢过生日。在他生日的前一天我曾经问他,你现在最想做什么事情?他的回答是:“扎后棍。我明天就可以扎了……扎起来好看!”那么,今天就扎不行吗?他说他明天满11岁。其实,岜沙并没有11岁就能挽后棍的规定,但父亲滚丢信对他许了这个愿,他就一心向往着。

    给不满15岁的孩子剃头要煮一个鸭蛋,这是一种诱惑,可以让孩子高高兴兴地剃头;头发是人的血脉所生,这也是对孩子被剃去的边发的一种补偿。

    滚元亮和他的儿子本来打算在同一天剃头。剃头工具是一把砍柴割草用的镰刀,不用时就把刀尖扎在房屋的木柱上。滚元亮从木柱上取下镰刀,先把刀刃磨得飞快。这时他突然记起,今天是孩子的9岁生日。岜沙苗人没有过生日的习惯,但生日那天剃头可是犯忌的,于是只有改为明天剃。

    滚元亮拿起镰刀在自己的头上摸索着剃掉了脑袋前面的头发。脑袋后部的头发却有些难以下手,适逢16岁的男孩滚相吉来玩,他便把半截子镰刀递了过去。滚相吉剃头的动作已经很熟练了,“哗哗”几刀下去,一寸多长的头发就剃得光光的。剃下的头发放进火塘里化作了一缕青烟。老人说,头发可不能乱丢啊,要是乱丢,人的魂魄就散了。

    “后棍”在岜沙苗族男子的头上留了一代又一代,岜沙人把它看作是消灾祛病、保佑安宁的护身符;有了这个,“孤魂野鬼”就不敢随便来缠人了。

    最诱人的风景

    岜沙苗寨原始收割糯谷的方式,造就了寨子里最独特的风景——禾晾。别以为岜沙人耕作粗放,他们收割糯谷的工序精细至极。田里的糯谷并不是用镰刀割,而是用一个小巧得如同剃须刀一般、镶嵌在木架上的刀片,将禾穗一根根地割下,谷草则留在田里。每个禾晾大约五六米高、四五米宽,糯谷穗一排排挂起,金灿灿的一大片,直入云天,绚丽而壮观。

    禾晾与斧头砍出的木屋

    存放糯谷穗的禾仓是一栋栋方形的小木屋,它不靠民居而集中成片,多为杉木皮盖顶,也有的是瓦顶。那些新盖的瓦顶禾仓柱子上,贴着一些白色的剪纸小人儿,让人顿觉新奇而神秘——它是鬼师(驱鬼的巫师)的杰作,据说这些纸剪的小人儿能把守一方,让老鼠闻之丧胆,从此不敢来犯。

    糯米是岜沙人的主食。要吃的时候,才到禾仓里去拿上两捆糯谷穗子,放进脚踏的石碓里舂,那份随意,就像城里人在米柜里撮碗米来煮饭一样。走进岜沙苗寨,古朴沉重的舂米声总会牵动着你想走进它的历史,这声音在山寨里不倦地响过了几十代人,如今依然生生不息。

    岜沙最远的苗寨宰章,是一个只有20户人家的小寨。宰章的苗族是岜沙最早的原住民。这里几乎全是木屋,杉木皮屋顶的青苔隙中,常常会冒出一团团小蘑菇,粉嘟嘟的,像绽放的花朵。岜沙最古老的一幢房子,用它那粗砺豪放的气派,在岜沙村的宰章已经存在了250年。它那硕大的柱子、浑厚的木枋,都是用斧头砍就的——因为250年前这里还没有锯子。

    98岁高龄的人瑞贾老太就住在这有着250年历史的老屋中,她那密密层层的皱纹就像这老屋中杉木的年轮。她的头发花白,但梳得很光溜。她说自己的头发是80岁才开始白的。她形单影只的家里处处透露出一种“没落贵族”的遗韵——杉木皮的屋顶皴裂了,缝隙中透出的光柱投射在她安祥而历经风霜的面庞上,时光就这样平缓地与老人一同老去。

    最古老的装饰

    枪是阳光下岜沙男人的影子。他们一个个都是从十五六岁就开始玩枪。上坡干活时,尽管肩上挑了一两百斤的担子,还是少不了带上一支枪;吹芒筒(苗族的一种乐器)的时候,火枪也不离身;这枪,睡觉时就把它搁在身边,有的就连如厕也不放下。许多时候,他们的枪不是背或扛,而是在肩头横担着,就像他们常常担上一根扁担那样。对他们来说,枪是立起一个精神支柱——有枪在,勇气就在,力量就在。

    火枪与精神同在

    岜沙人喜好的枪,是一种射程只有20多米的火药枪。自古以来,他们的枪就是黔东南州黎平县贯洞、龙图等地的师傅打造了送货上门的。岜沙人特别珍惜老枪,谁如果有老祖父、曾祖父留下的枪,就像拥有传家宝一样地被枪手们羡慕不已。岜沙的男子们特别引以为荣的是,四五年前县里曾经在别的地方收缴了几大车枪,但岜沙人的火枪却受到特许,80%以上的人户拥有持枪证。

    如果没有实际用途,这火枪就是一件太沉重的饰品了。最初,岜沙苗人的老祖宗是为了打猎防身,猎物食用。后来,则是为了防止邻省区边境上一个有偷盗恶习的村子的人来偷牛。火枪还有“礼炮”的功能,凡重大节日庆典岜沙人都会用它朝天空放。鸣火枪的巨响能直入人心,那庄重热烈的气氛远不是锣鼓鞭炮之类所能及。

    岜沙苗人就这样在自己的这片古朴、宁静的天地中,以自己独特的方式承袭着生命,一代又一代,成为外人探寻的一处神秘之地。

热词:

  • 岜沙苗寨
  • 岜沙人
  • 后棍
  • 传奇
  • biā
  • 九黎
  • 礼炮
  • 头发
  • 苗人
  • 糯谷
  • 岜沙苗寨: 岜沙苗族部落仅2000余人,分住在贵州省从江县城南6公里处月亮山麓茫然林海中的5个寨子里。走进岜沙,随处可见茂密的森林。他们以稻作为主,狩猎为伴。这里箐黑林密,鸟道蚕丛,具有很强的隐蔽性,千百年来极少有外人进入。岜沙村不大,村寨建于山粱坳口及面向都柳江一侧的半坡上。村寨木楼古朴、简单;四周则为密林环绕,环境幽雅;村民全系苗族,衣着传统,发势奇特。 来自:互动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