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旅游频道 > 旅游台首页 >

谁有权制定“航空黑名单”

发布时间:2012年12月06日 17:50 | 进入旅游论坛 | 来源:法制网——法制日报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完整视频 完整视频
channelId 1 1 1

  “中国航空‘黑名单'第一案”二审即将开庭。抛开案件本身的恩怨是非,此案最值得反思的地方是:社会公共利益与个人出行自由的“交汇”理应在哪儿

  法治周末见习记者 莫静清 法治周末记者 廉颖婷 发自北京

  今年39岁的范后军如今已变成了彻底的失业者。

  范后军的代理律师张起淮正试图证明,范后军的屡番失业现状与其“老东家”厦门航空有限公司的拒载行为存在着必然因果关系。

  “中国航空‘黑名单'第一案”二审开庭前,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的法官召集双方进行了一次庭前谈话。法官告知,二审极有可能为公开开庭。

  根据法官透露的信息,一度沸沸扬扬的范后军诉厦航人格权纠纷,即厦航“黑名单”案,将随着二审开庭,再次引发众多媒体关注。

  侵权与公共安全的交汇

  在二审法官面前,原、被告代理律师各自陈述了主要观点、理由及事实。

  张起淮认为,一审判决从认定事实到适用法律均有错误,并且证据不足。一审中,中国民用航空局回函所引用的国际惯例存在断章取义问题。原告提交了新的证据,包括范后军之前所在“金龙驾业”公司对其工作表现的肯定评价及新发生的费用。

  厦航代理律师肖树伟称,一审法院驳回原告所有诉求的判决及依据合理。

  据悉,二审仍将围绕“人格尊严权”与“名誉权”审理,但公众欲求解的是:谁有权制定“黑名单”?公共安全与个人自由的具体权衡又该如何规范操作?

  “厦航黑名单”纠纷缘起的最早描述,可追溯至7年前。

  2003年7月,范后军由航空安全员转空中警察考试落选。厦航停止了范后军的空勤工作,争执由此产生。

  “我干了航空工作11年,最后被安排做司机。”范后军告诉《法治周末》记者。

  厦航称:范后军落选后,一味以为公司个别人要“整”他,并多次口头与书面恐吓公司,一再流露要制造不测事件的主观意愿。

  一审中,厦航特别提请注意,范后军体质强健、熟悉空防安全的工作程序、应对策略和处置方法等,因此“更具有威胁空防安全的能力”。

  “范后军一直以来都从事航空安全保护工作,他了解飞机上哪些部位对于空中安全至关重要。”厦航法务部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对《法治周末》记者表示。

  范后军承认,自己存在过激言行,但最狠的话也只是“你们不让我有饭吃,我也不让你们有饭吃”。

  2005年3月6日,厦航发函《商请不要售予范后军各航空公司的任何机票》。这份商请函将对范后军拒载的行为上升到维护公共安全的高度,使案情顿时变得复杂。

  2005年4月30日,范后军购买厦航福州飞广州机票,登机时被厦航拒绝。

  2006年2月6日,范后军因与厦航发生争执,殴打福州分公司书记胡建南和保卫处副处长程茂林,致二人轻微伤。

  原、被告双方关于侵犯个人权利与维护公共安全的争执,一度延续到2010年二审之前。

  范后军一方,根据合同法、行政许可法、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主张个人权利及厦航义务。

  厦航一方,则引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用航空法》、《中国民用航空旅客、行李国际运输规则》、《防止对民用航空非法干扰行为的保安手册》及《厦门航空有限公司旅客、行李国内运输总条件》,主张自己并无过错。

  范拉登能否成为被拒载理由

  2006年3月20日,范后军与厦航在劳动仲裁审理期间达成的协议,突然让所有僵持与疑点暂时得以“既往不咎”。

  协议书中,双方同意劳动关系自2004年9月1日终止,厦航支付范后军19万元费用。在协议书附件备案中,范后军承诺“今后自愿在没有子女前放弃选择乘坐厦门航空公司航班的权利”。

  对此,范后军称,一开始的协议中有“终身自动放弃乘坐厦航的权利”的内容,但他坚决不同意,在他坚持下,协议将“终身自动放弃”改为“没有子女前放弃”。

  “放弃乘坐,是范后军在协商中自己提出的,本来是终身放弃,后来他又改了口,要求改为‘没有子女前'放弃。”厦航法务部工作人员称。

  此后,范后军离开福州,双方相安无事。直至2008年6月29日,范后军的女儿出生。

  迄今为止,范后军在安徽老家共做了3份工作,如今处于失业状态。对于3份工作的离职原因,范后军称,很复杂,但都和“范拉登”及其相关传言有关。

  范后军称,“范拉登”的称谓最早来自厦航公司内部,“他们(同事)说的时候并不是在开玩笑”。

  这种说法遭到厦航法务部工作人员的否认:“不知道这称谓怎么来的,应该不是由我们说起的。”

  “范拉登”在范后军老家的流传,始于其女儿出生后。

  2008年8月16日,范后军电话口头通知厦航,其女儿出生。

  2008年8月26日至9月3日,范后军先后5次购买厦航机票,但或被取消订票或无法登机。

  对此,厦航法务部门工作人员表示:“范后军口头通知女儿出生,我们无从查证是否属实。”

  对于记者“当时是否提醒范后军出具书面证明”的询问,这位工作人员回答:“应该有”。

  2008年9月9日,范后军将女儿出生证明传真至厦航。厦航表示确认。

  2008年9月11日,范后军购买当日厦航北京至厦门机票,并携媒体同行至首都机场,在换取登机牌时,被计算机系统拒绝。

  范后军与工作人员交涉后,厦航允许范后军以人工换取登机牌方式登机。据了解,厦航在该班飞机上临时加派了3名空警。

  但范后军拒绝登机,他认为这种区别对待已构成侵权。“他们(厦航)说,这是老总特批的,并且只此一次。我很气愤。”范后军说。

  “从确认到我们取消拒载需要一个过程。”厦航法务部工作人员称,“9月11日已允许范后军登机,是他自己放弃”。

  范后军再次购买了2008年9月15日厦航机票,但售票处在9月14日告知,“厦航拒绝承运”。

  对于此次拒载,厦航称,范后军9月11日的反复行为干扰了厦航正常运行。

  黑名单是否贬低人格

  其间,范后军已决意起诉厦航。随后,一纸诉状让范后军一不小心成了“中国航空‘黑名单'第一案”的男主角。当事双方公堂内外的剑拔弩张,媒体的相关报道,亦改变了范后军的生活。

  原告代理律师在一审中提交某电视台节目录音一份,称厦航代理人在节目中说:“基于他过去的那种表现,2008年的9月11日,‘9·11'嘛,偏偏选择那种敏感日期,让我们有理由合理怀疑他是不是来真正乘坐航班。”

  原告代理律师据此认为,厦航在媒体公开将范后军视为危险恐怖分子,严重侵犯了其名誉权。

  厦航法务部工作人员并未否认他们对媒体有过类似分析表述,但“在我印象里,绝无直接称范后军是恐怖分子。被起诉前,我们也从未对公众公开范后军被拒载一事”。

  各大媒体纷纷报道或转载,邻里朋友也称范后军为“范拉登”。“我脾气也有点暴躁,了解我的人应该都是有点开玩笑地称呼我”。

  范后军的妻子无法承受压力。“家里不支持我打这场官司,觉得对方太强大。”范后军和妻子离了婚,“不想因为我的事情影响到孩子”。

  2009年11月10日,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决,认定范后军主张的厦航侵犯其人格尊严权和名誉权,无事实依据。

  一审败诉后,范后军又从家里搬了出去单独居住。

  “要证明厦航不售机票与范后军社会评价降低两者之间具有直接因果关系很困难。”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法学院教授肖建华表示。

  二审之前的谈话中,范后军的代理律师对一审判决依据的标准及事实提出质疑,认为“判断行为是否侵犯他人的人格权,应当从行为本身是否违法、是否会贬低他人人格角度判断,而非从被侵权人人格是否受损害的结果进行判断”。

  厦航代理律师除了向《法治周末》记者强调此案情况特殊,并不具社会典型意义外,称不便多说:“我们接受媒体采访仅是表述自身观点,但可能又被原告方认为是新的侵权证据提交法院。”

  黑名单凭据与程序合法性

  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曾向中国民用航空局发函,就本案可能涉及的法律法规、部门规章及相关惯例进行了解。

  中国民用航空局2009年4月27日的回函肯定了厦航有权拒载,其中一个重要依据为国际惯例国际民航组织《防止对民用航空非法干扰行为的保安手册》,其中4.2.5款规定:“必须授权经营人拒绝运输被认为对航空器存在潜在威胁的人。登上或进入航空器前拒绝接受筛查的任何人必须被拒绝登机。”并称,国际上亦有航空器经营人自设“黑名单”惯例。

  原告代理律师再次提出,中国民用航空局引用国际惯例断章取义:“保安手册的4.4款是4.2.5款的基础,4.4款对‘潜在制造混乱的旅客'做了详细说明,包括4.4.8至4.4.11规定的被拘押人员、危险犯人、精神病人、被驱逐出境者共4个方面。民航局的函没有对此重要前提条件予以引用并加以说明就作出结论。”

  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亦曾就此案召开专家研讨会。中国消费者协会律师团团长邱宝昌参与了此次研讨。

  “消费者享有选择权,正常情况下不能拒绝为其提供公共服务。但在其对公共安全造成威胁的特殊情况下,只要有直接证据,绝对可以拒绝提供。”邱宝昌对《法治周末》记者表示,“就此案而言,范后军与领导、单位间产生的劳务纠纷,具体如何延伸并确定其对公众航空安全会造成威胁,需要直接证据,具体理由也值得商榷。”

  “范后军先是跟厦航发生争议,由此导致了后面的系列行为,并成为厦航判定范后军为‘潜在威胁者'的依据。”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王锡锌认为,“厦航对范后军出具拒载‘黑名单',实则是做自己案件的法官,程序上也并不合适”。

  据了解,“9·11”事件后,欧美国家一些航空公司对于有“闹事前科”之人实施“禁飞”,但其在制定“黑名单”时皆有严格标准,一般涉及恐怖活动、恐怖组织、危害航空安全或给其他乘客安全造成威胁的人,方被列入“黑名单”。“黑名单”的制定亦经过该国安全与司法部门核准后最终确定,并同时设有审监、申诉机构。

  在我国,航空公司是否有权制定“黑名单”?现行法律法规尚未对此作出规定。

  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巡视员何山认为,“黑名单”制度的建立及完善十分必要。“在什么情况下可以拒载、被拒载人的条件等等都要非常明确,以防止航空公司滥用权利”。

  一审时,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给中国民用航空局发出了“司法建议”,认为“厦航对范后军的拒载行为存在一定随意性”。

  厦航工作人员称,目前已允许范后军乘机,只是登机牌不能以自助形式换取。

  范后军决意将官司坚持到底。他认定:“只有官司胜了,才能证明我不是恐怖分子,才能给孩子一个交代。”

热词:

  • 黑名单
  • 范后军
  • 非法干扰行为
  • 范拉登
  • 名誉权
  • 法治周末
  • 9·11
  • 二审
  • 2008年
  • 人格尊严权
  • 黑名单: 黑名单一词来源于世界著名的英国的牛津和剑桥等大学。在中世纪这些学校规定对于犯有不端行为的学生,将其姓名、行为列案记录在黑皮书上,谁的名字上了黑皮书,即使不是终生臭名昭著,也会使人在相当时间内名誉扫地。学生们对学校的这一规定十分害怕,常常小心谨慎,严防越轨行为的发生。 来自:互动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