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旅游频道 > 旅游台首页 >

事故频发:中国户外探险管理亟待加强

发布时间:2012年12月24日 16:45 | 进入旅游论坛 | 来源:新华网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完整视频 完整视频
channelId 1 1 1

  新华网西藏林芝5月17日电(记者谢充城 梁书斌 王军)近年来,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和休闲方式的转变,中国户外探险活动发展十分迅速,人们不再满足于平常的旅游观光,徒步、漂流、探险等户外运动成为他们最新选择。参与人数越来越多,探险活动形式也越来越多样。

  有些“驴友”甚至专门挑选一些高难度线路和项目以显示其“冒险精神”。但是,一些户外探险爱好者完全根据自己的兴趣爱好,想去哪里就去哪里,想怎么探险就怎么探险,户外探险在给他们带来享受的同时,遇险事故频频发生。

  在中国日益增多的户外探险遇险事件中,“驴友”魏峰成为最新的被救者之一。

  15日,脚部受重伤的探险者魏峰和背夫次成被救援队员用担架抬出雅鲁藏布大峡谷,当地政府历时12天、耗资数十万元的“绝地大营救”终于告一段落。

  排龙是位于雅鲁藏布大峡谷边缘的小村庄。这个小村庄是进入大峡谷的一个主要入口,从村里出发,步行几分钟,走过一座摇摇晃晃的吊锁桥,就可以进入大峡谷。

  这个仅有10余户人家的小村庄,路边开设了多家“驴友”客栈,这些客栈要依靠每日来来往往的“驴友”生存。

  雅鲁藏布大峡谷是世界上海拔最高,也是最深、最长的峡谷,被誉为“人类最后的秘境”,这里冰川、雪山绝壁、陡坡彼此交错,每年都吸引着众多徒步探险者。

  魏峰和孙会涛就是这些人中的一员。他们千里迢迢从河南赶到米林县的派镇(大峡谷的另一个入口),在当地雇佣5名背夫,4月19日私自进入大峡谷核心区域。

  途中,几人在西兴拉山口遭遇雪崩,2名背夫当场死亡,魏峰和另一名背夫身受重伤。在留下一人照顾伤员后,孙会涛和另一名背夫走了5天5夜,向米林县求救。

  5月15日,魏峰等3名被困人员被救援队员们肩扛手托,在悬崖峭壁、高山深谷之间解救出来。15日13时许,魏峰被抬着走过排龙村的吊索桥,这里正是他们原穿越计划的终点。记者看到,魏峰已极度虚弱,脸色惨白,牙关紧扣,表情十分痛苦。

  在排龙,3辆救护车已经等待多时,魏峰被救出后,立即被送往林芝地区的医院救治。16日,魏峰接受了脚踝手术,恢复期需要40天。“我见过了伤口,知道里面两个骨头撑住了,剩下的都是镂空的,肉没了,肌腱都没了,慢慢长吧,先消炎吧。”魏峰说。

  此次探险的代价是沉重的。两个鲜活生命流逝,动用百余人、耗资数十万元……

  就近期而言,在短短半年时间内就发生了多起“驴友”遇险求援事件。去年11月,9名攀登四川四姑娘山的“驴友”与外界失去联系13天,相关部门先后出动上千名搜救队员组织寻找;今年1月16日,4名“驴友”在宁夏贺兰山自然保护区深处迷路;3月25日,又有10名“驴友”被困甘肃马牙雪山;4月29日,6名“驴友”在重庆南川后河遭遇洪水失踪……“探险”“被困”“救援”几乎成为每个旅游旺季过后舆论热议的焦点。

  中国户外探险发展势头迅猛,但与之相应的机构、管理和救援等措施却没有跟上。“快速发展的户外探险亟须系紧‘安全带'。”西藏户外协会的一名负责人说。

  在中国,违规进入自然保护区的处罚力度很弱,难以对探险的人员构成威慑。批评教育、罚款500元到5000元,是《国家自然保护区管理条例》中的规定。这样的处罚,还常常因为种种原因无法执行到位。除罚款和批评教育之外,违规户外探险者极少承担由其带来的后果。

  专家建议,为减少日益增多的户外探险活动的损失,政府相关部门需要加强对户外探险行业的引导、规范,尽快建立探险行业安全保障标准,对探险活动的组织者实行资质认定和准入制,组建专业的救援队。

热词:

  • 探险
  • 驴友
  • 户外探险
  • 事故频发
  • 冒险精神
  • 雅鲁藏布大峡谷
  • 队员
  • 国家自然保护区管理条例
  • 雪山
  • 客栈
  • 探险: 探险是指到没有人去过或环境恶劣的地方去考察。 来自:互动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