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视频|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央视网 > 旅游台 > 旅游频道

没有冬天 去科潘感受洪都拉斯的美与丑

发布时间: 2013年01月05日 10:28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 中国青年报

主编推荐
视频推荐
美图推荐

  科潘的主要建筑之一

  边检插曲

  如果有哪个国家让我从入境时就开始对它深恶痛绝的话,目前只有一个,是洪都拉斯。说来原因很简单:他们的边检人员卑鄙恶劣到无以复加的程度。当我从萨尔瓦多坐大巴车到了萨、洪边境,在洪都拉斯边检站的窗口外排队接受边检的时候,感觉很不好。我猜他们还不习惯见到由陆路口岸入境的中国人,所以决定敲我一笔竹杠。他们毫不掩饰、更可能是成心表现出对我身份的怀疑,如临大敌般查验我的护照。看我无动于衷,他们中的一个又把护照拿进内室检查,当他最终把护照拿回前台后,另一个家伙给我盖上入境章,然后翻开封皮提醒我:你要小心点。我接过来一看,我的护照的封皮和里面的瓤已经分离,只剩一根线勉强连着两边。我的血一下子就往脑袋瓜冲上来:我太吃惊,太气愤了。我知道世界上贪腐的边检官不少,势利的边检官也不罕见,但这种损人不利己的手法还是超出了我的经验。

  听到我大声抗议,边检站里所有的洪都拉斯人全都很吃惊地看着我,好像我在无理取闹。但是,这件事不可能是不小心所为。护照是很结实的东西,除非你成心破坏,并不容易损毁。护照也是代表一国尊严的证明文件,当一个边检官员打算撕毁一本护照的时候,不可能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

  边检官个个年轻健壮、身材高大,穿着合身、整洁的制服,睁大眼睛望着我,很无辜的样子。他们身后的墙上,像美国的时髦大公司、政府机构一样,还贴着大幅的宣传画,上面有冠冕堂皇的愿景、使命宣言的陈述。

  上了大巴车后,我还愤愤地回忆着关于这个国家的笑话来泄愤。1969年,他们和他们的邻居萨尔瓦多打了一场出名的“足球战争”。两国足球队比赛,先是球迷大打出手,然后两国出动陆军、空军大干了一场。当然,当理智和我同在的时候,我不会相信真会有两个国家为了一场球赛而大动干戈。那场战争的确发生了,也不是和足球完全扯不上关系,但之所以有这么个可笑的名字,只表现了新闻界的浅薄势利。

  三毛与跳蚤遭遇的地方

  三毛跳蚤都已逝去

  我的目的地是洪都拉斯境内的玛雅遗址科潘。

  最早看的关于科潘的游记文字是三毛写的,她管那个地方叫“柯旁废墟”。显然三毛和我一样,是个对玛雅文明没什么了解的观光客,所以挑选目的地时,就只挑名气大的地方去。在洪都拉斯要看古迹,必是科潘了。所以,她的游记对玛雅遗址的描述语焉不详,给我留下最深印象的倒是她在遗址附近一个小镇上旅馆里被跳蚤咬得够呛的插曲。

  在大巴车上,我心里嘀咕:有这么烂的公务员,著名景点的旅馆里还有跳蚤,这是个什么样的国家啊!

  我下车的地方,离玛雅遗址1公里多的一个小镇,西班牙语地名翻译过来就是三毛的“柯旁废墟”。三毛离开以后,洪都拉斯的旅游业显然没闲着。小镇房舍井然,街市干净,我找的一晚十来个美元的小旅馆客房房间和床单都很干净,别说臭虫,连蚊子都没有一只。院子里花种得满满的,开得如火如荼。

  晚上,在镇中心广场的街边摊吃了晚饭,就近找了家咖啡馆喝咖啡,三五张桌子的店面,一尘不染,北欧风格的家具,墙上挂着大幅画作,当地的素材、西化的风格,趣味也颇不俗。而那咖啡,在我这个外行看来,还要强过那些有名的连锁店。

  饭后,我找了个地方上网,大院子里花草葳蕤,树影婆娑,周围一圈回廊下面摆着些简单、舒服的桌椅,那场景比西班牙的安达卢西亚、意大利的托斯卡纳之类的地方一点也不差,还可以无线上网。

channelId 1 1 1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