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视频|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央视网 > 旅游台 > 旅游频道

莫言春节没回家准备两会提案 旧居成过年热门景点(图)

发布时间: 2013年02月18日 12:48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 华西都市报

主编推荐
视频推荐
美图推荐

正月里,来莫言旧居参观的游客络绎不绝。(请图片作者与本报联系,以奉稿酬)

学生模样的网友纷纷晒出与莫言二哥的合影。

  山东高密市东北乡莫言旧居成过年热门景点

  昨日下午3时许,当华西都市报记者拨通莫言二哥管谟欣的电话时,电话那头传来嘈杂的声音,他很大声地对华西都市报记者说:“老朋友,你稍等片刻,现在很多游客排着队等着我合影呢!”@华西都市报:

  想不到吧?春节期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言的老屋竟然成了旅游热点,大人娃儿扎堆前往山东高密市东北乡莫言旧居参观游玩。莫言今年没回家过年,守屋的二哥管谟欣成了大忙人。由于和莫言很挂相,游客一拨接一拨与二哥“求合影”。

  莫言被宣布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后,莫言在山东高密市东北乡的旧居在春节期间成为火爆的旅游景点。前来莫言旧居参观的游客,络绎不绝。

  莫言的二哥管谟欣透露:这两天,莫言的旧居相当火爆,自大年初一以来,来自全国各地参观的游客,络绎不绝。“其中还有香港、台湾地区的游客。许多家长都带着孩子来参观,希望能沾点文学气,将来考上名牌大学。”

  莫言旧居游客多管谟欣成“合影帝”

  昨日下午,华西都市报记者连线采访莫言的二哥管谟欣,“管老师,春节期间莫言旧居游客多吗?”

  管谟欣用浓浓的山东普通话,热情地告诉华西都市报记者:“多得很啦!快招架不住了。每天我至少要和游客合影上百张。尤其是到了初五,最多的时候有四五百人,莫言旧居小院子里都站满了人。”

  管谟欣说:“有人建议,适当收点门票,控制人数。但咱山东人厚道,绝对不能收什么门票。人家游客是喜欢莫言的作品,才来参观,咱不能见利忘义。兄弟莫言不在家,人家千山万水来参观,咱得热情接待介绍,不能摆架子。”

  莫言春节没回家准备两会提案

  管谟欣对华西都市报记者透露:“许多游客都以为莫言今年春节会回家过年,希望见到莫言一面。但因为莫言刚刚当选为全国政协委员,忙于做调查、做提案。加上北京的活动太多,他还忙于文学创作,今年春节恰恰就没有回老家。”管谟欣透露,许多游客找不到莫言合影,都说找二哥合张影也行。由于和莫言长得比较像,于是他就成了莫言旧居的代言模特儿。

  管谟欣接着介绍:“莫言的旧居因长时间无人住,参观人流又多而不堪重负。个别心急的参观者,翻越小院倒塌的南墙,将栅栏豁开一个口子。去年11月份,我们动手对老宅进行了简单的维护和修整,修补了5间老屋的破损处,安置了莫言童年和青年时期用过的碗、书橱和箱包,对游客免费开放。”

  针对莫言旧居成为旅游热点,昨日下午,华西都市报记者连线山东省高密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局长邵春生。邵春生透露:“高密市委、市人民政府对当地文化建设高度重视,他和很多高密市两会代表,将对如何保护莫言旧居及对莫言文学馆如何建设,做一个提案。”新动向

  莫言新年发“告示”授权女儿代理版权事务

  新年刚过,莫言发微博授权自己女儿管笑笑,代理自己的洽商版权,称此后所有对外合作事务由女儿代理。莫言微博称,“鉴于本人事务繁忙,特委托女儿管笑笑对外代表本人洽商版权和其他各种合作事宜,其对外所作承诺和签署的文件本人均予以认可。”华西都市报记者杜恩湖张杰这个位置也很热莫言文学馆初三就迎客

  莫言获诺奖后,莫言老家成为众多文学爱好者观摩的热门“景点”。春节期间,莫言文学馆的游客参观情况如何呢?昨天下午,华西都市报记者联系到莫言研究会秘书长、莫言文学馆馆长毛维杰,他告诉记者,今年春节假期期间,莫言文学馆也比往年热闹得多,“开馆期间,每天来咨询、预约的游客电话一直响个不停,我们就延长到腊月廿八,也就是除夕前一天才闭馆,大年初三又开门了。由于正值学生寒假期间,很多大学生都结伴而来。还有一些中小学生,由家长带着来参观。”记者问及与往年的对比,毛维杰说,“以前来的人比较少,一般都是每年腊月廿二左右,莫言文学馆就闭馆了,而第二年正月初七再开馆。”

  在春节期间,莫言文学馆是否举办新春文化活动?毛维杰说,“基本没有。因为每天的接待都比较忙。”作为与莫言有着20多年交情的朋友,毛维杰透露,“莫言因为很忙,过年没回山东老家,不过我已经通过电话拜年问候。”立即评一花独秀不是春

  早在三个多月前,莫言在一次华西都市报记者参加的媒体见面会上,坦承不希望引起“莫言热”,期待引起读者对文学的热情,希望更多读者读书,希望作家更加努力地创作;在出席北京某研讨会时,莫言又说:“得奖是暂时的,一切都会像过眼云烟一样,飘过去。”

  可是,事情并没有按莫言的希望那样走。现在莫言的热度持久不退,原本名不见经传的莫言旧居现在成了旅游热点。每天有几百人去参观,游客都希望,即便找不到莫言,找二哥合张影也行!

  在我看来,莫言获奖,终归是个文学事件。文学,是一种纯粹个人化的创作。莫言获奖,是他个人文学能力的集中体现。但在中国文坛,莫言获诺奖,还只是个例。因此,希望通过“莫言热”,将大众视线吸引到文学作品的本身,进而掀起文学热,这才是关键。一花独秀不是春,百花盛开春满园。希望那些拔莫言家萝卜的、翻莫言家墙头的能冷静冷静。华西都市报记者

  杜恩湖

  这个春节二哥很忙

  @晨宝儿爱梦游:莫言旧居,莫言二哥接待了我们,小院儿还是挺别致的。乡土风光,北方跟南方还是差别很大的。”

  @傲衣百合:“在莫言旧居遇到莫家二哥正在刷门,得以进内参观,化冻后泥泞的院里铺了一排砖瓦踩着。站在旧屋里,小说里的很多场景都历历在目。”

  @孤独守望的灯塔:“莫言耶?哦,不是!是莫言他二哥!”

  @老猫-职业葫芦粉:“昨天下午去莫言老宅子看了一下,莫言二哥在那里等我们。”小链接旧居的萝卜曾被拔光

  莫言的旧居是1912年建成的,后来翻修过两次。1955年到1976年,莫言从出生到从军离开,在这里生活了整整20年。

  1988年,莫言在高密买了房,和妻子杜勤兰及独生女儿管笑笑从旧屋迁出。1990年,莫言的父母另外盖了房子,这座老宅自此闲置。但去年10月,华西都市报记者在莫言旧居现场看见:获得诺奖仅过了10多天,莫言旧居院中的萝卜不见了,小树苗不见了,院子里已被人踩成了光秃秃的泥巴地。院中树苗、萝卜等均被拔光。有游客边扯树叶边许愿:“让儿子也沾沾文曲星的光,保佑儿子明年考上北大。”

channelId 1 1 1
860010-090602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