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视频|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央视网 > 旅游台 > 旅游频道

中国旅游研究院戴斌:好的城市要经得起寻常打量

发布时间: 2013年03月01日 09:36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 旅游_中国网

主编推荐
视频推荐
美图推荐

  中国网2月28日讯 记者从中国旅游研究院官方网站获悉,近日,中国旅游研究院院长戴斌在温州世界旅游城市建设座谈会上发言认为:发展旅游业一定要重视城市旅游,而发展城市旅游一定要明白,好的城市是要经得起游客的寻常打量的。用普通百姓的眼光来审视一个城市可不可以触摸,是不是温暖的,才是评价一座世界级旅游城市的根本标准。以下为全文:

  很开心从上海来到温州以后,偷闲做了半天温州人。来时的路上,我跟决策办倪主任说,温州风景特别好,你们安排我去雁荡山,我很感谢。可是我作为一名游客,来到温州这座城市,就如同去到一个异地的亲戚家做客。虽然房前院外有非常好的风景,但是客人最想的是在客厅坐坐、到厨房看看、也要去庭院转转。对于一座城市而言,市区就是当地居民最主要的生活空间,就是城市的客厅,也是客人首先要看,也是最想去看的地方。现在我们要建设世界旅游城市,如果只是盯着景区去做,很容易做成乡村旅游,或者做成单纯的景区景点旅游。围绕市区特别是核心的主城区下大力气建设,优化本地居民的活动空间,让老百姓热爱这座城市,才是建设世界旅游城市、让更多游客认可这座城市的基础。

  我还想去看博物馆,这里是城市最重要的记忆载体,在这里能够了解城市的脉络。还有当地人买东西的地方,温州有五马街,像北京的王府井,杭州的武陵门,都是极具游客吸引力的购物街区,是优秀旅游城市承载客源的必备要素之一。去年“十一”黄金周期间,王府井就创下了6天接待80万游客的历史记录。看了,逛了,还少不了吃点东西。电视纪录片《舌尖上的中国》提到人的味觉在七、八岁就已经定型了,所以最朴实的、最家常的食物往往是最经久不衰的,最能代表城市味道并构成日常生活与旅行重叠的重要部分。温州的天一角、北京的簋街、成都的宽窄巷子,每座城市中都不难发现那些市民聚集并与游客共享的饕餮圣地。游客来到这里还会想去逛逛超市和百货大楼、看看菜市场、走走城市的大街小巷,去体验城市的日常生活,感受城市的生命力。无论城市管理者还是规划者,如果对城市的组成要素没有感性的认识,那么对一个城市是没有办法深入了解的,也体会不到游客在旅游过程中所关注的细节。事实上,这也是我一直强调的学术观点之一:发展旅游业一定要重视城市旅游,而发展城市旅游一定要明白,好的城市是要经得起游客的寻常打量的。

  俗话说,在家千日好,出门万事难。在过去的时代出门很不易,从居住地到目的地的各种交通连接都要依靠旅行者自行安排,不论条件好坏,都得吃点东西,都需要地方落脚。用普通百姓的眼光来审视一个城市可不可以触摸,是不是温暖的,才是评价一座世界级旅游城市的根本标准。中国旅游研究院曾经专门研究过澳门建设世界旅游休闲中心、西藏建设世界旅游胜地、张家界建设世界旅游城市等很多世界旅游城市的建设课题。在考察和研究过程中,我总觉得,可能很多指标,比如建设项目数量、投资规模、游客数量、国际客源比重等指标,都是可以量化的,但是有些东西是无法量化的,却又是世界旅游城市必不可少的,比如老百姓的幸福感。一个城市的老百姓幸福不幸福,看看他们脸上是否着洋溢幸福的笑容,比任何指标都重要。这也是我要与各位分享的第二个学术理念:城市,首先是宜居的,然后才是宜游的。

  建设世界旅游城市应当是在世界城市的前提下进行。一个地方如果连当地老百姓都不认同,那么游客的喜爱就更无从谈起。旅游和走亲戚的背后是同样的道理,走亲戚最喜欢去的一定是那些和睦的家庭。如果亲戚紧锁眉头,把家里最好的菜肴端来给你吃,自己小孩躲在旁边吃糠咽菜,你能吃下去吗?肯定吃不下去。旅游目的地也是如此啊,到处都是不幸福的居民,谁愿意在那里停留呢?而旅游发展一旦进入常态化以后,就不再神秘了。经过几十年的旅游研究发现,旅游特别是城市旅游,实际上就是我们在异地的生活方式。以旅游城市巴黎为例,单就埃菲尔铁塔而言,并不能吸引游客长时间停留,塞纳河畔的左岸咖啡,香榭丽大道、老佛爷百货等名牌购物街区,却成为游客留下来的难以拒绝的理由。所以城市旅游就是去体验生活,分享当地老百姓享受的生活。在与地方领导交换意见时,我不否认温州可以建成世界旅游城市。因为,温州是一个经济社会比较发达的城市,有能力接待成规模到访的游客,也能够通过展示城市最真实的一面来留住游客,而不是通过短期的、表演性的内容来吸引眼球。表演是一种形态但不是常态,城市生活一旦被付诸表演就不真实了。所以我们来到温州就会喜欢去天一角,品尝那里居家过日子一样的菜色,体验城市生活的日常状态。

  小结一下,如何建设世界旅游城市,需要思考两个基本命题:一是优秀的城市要经得起游客的寻常打量;二是优秀的旅游城市一定能够得到本地市民高度认同,并愿意在此安居乐业。

  从城市建设和发展的行政管理特点来看,发改委关注的往往是投资和新项目建设,旅游部门则认为除了增量外,还要利用好现有的生产、生活和公共服务资源。这里我认为多栖性的投资一定是好的投资。什么叫多栖性呢?就是既能够为当地居民的日常生活服务,也可以满足游客的旅行需求,这样的项目一定是能收回投资的。比如修公路,专门为游客服务的成本是很高的。如果既是旅游基础设施,也能够服务于当地老百姓生活,不论是旅游大巴、自驾车,还是拖拉机,甚至运货拉石头的车辆都可以使用,这样的交通基础设施才是一个投入产出比较划算的投资。中国的经济社会发展已经到了可以从容做事的阶段,对于温州这座经济基础具有一定优势的城市而言,建设世界旅游城市首先要梳理城市发展的基础。作为一个外地人,在没有来温州之前,我对温州有一些深刻的印象,第一个就是“有钱”。温州人在全国甚至到国外炒房,温州本地学校的老师都是从外地来的,学生开的车比老师的还高档。第二个印象就是温州人特别能吃苦。温州人遍布在世界各地,在欧洲经商的温州人为了生意可以加班加点,与当地悠闲的民风形成鲜明的对比。我还注意到在温州的24小时便利店很常见,这在北方城市是比较少见的,所以说温州人特别能吃苦。第三个印象是温州人敢闯敢干,敢为天下先。温州的“理想家苑”是国内首个个人买地并开工建设的“集资建房”。虽不知目前项目进展如何,但个人建房、抓阄分配的方式,确属全国首例。还有温州金融办发布的反映民间金融交易活跃度和交易价格的“温州指数”,这个指数就相当于民间化的利率啊。我还看到温州市政研室牵头组织了草根化的民间智库电视直播,上到七十多岁的老者、下到十几岁的孩童都可以参加演讲,为政府部门决策咨询建言献策。所以,我觉得温州精神中的敢为天下先,既体现在硬的民营经济,也表现在软的实干精神;既体现在宏观的行政管理,也体现在微观的民间独创。

  说实话,来温州之前我是做了些功课,通过历史和数据对这座城市进行了一番书面研究。而真正触摸和体验之后,很多看法发生了改变。我想,只有深入挖掘温州的城市生活特质,才可能真正找到建设世界旅游城市的现实基础。

  温州既是一个古老的城郡,也是一个现代的、时尚的城市。从越国、东瓯开始,温州历史上名人辈出,历史底蕴深厚,但现代人在这里依旧快乐地生活,并没有背上沉重的历史包袱。温州还是典型的工商业城市,与内地靠农业立足的城市发展模式完全不同。温州博物馆“其货纤靡,其人善贾”八个字对温州城市景象给出了最生动的描述。追溯到历史时期,温州就是百工之乡,过去以刺绣见长,改革开放初期组装打火机,现在开始制鞋,并且在制鞋领域打响了很多知名品牌。其实,温州的鞋子做的好也是有历史渊源的。早在一千多年前谢灵运游山赏水之时,发明了“谢公屐”,鞋底安有两个木齿,上山去其前齿,下山去其后齿,走山路很方便。为什么温州的鞋子做那么好,看来是有道理的,谢公多年前就已经告诉大家如何做鞋子了。温州既富有历史,同时也很现代。这里培育了一大批上市公司、金融机构、老板富贾,营造了享受生活的文化和环境,这就是现代和时尚。温州这个地方是个既创业又生活的城市。如果本地人只顾经商不享受生活,创造条件让外来游客享受,这并不现实。就像你在家里面走来走去的做家务,而让客人坐着喝茶,客人想帮帮忙,你说坐着别动,那客人能坐下来吗?从国内来看,杭州和成都在这方面做得比较好,城市休闲氛围最为突出。

  温州很有活力,也很重视民间意识。昨天在《温州日报》看到一则消息,淘宝店的女“麻豆”(网络语言,“模特”之意)以温州人最多。最了不起的是,全国女“麻豆”转变成女老板的比例是5%,而这个数据在温州则是25%。温州政府还允许并支持民间智库的建设,而中国很多智库都是政府办的,有一定的行政级别。所以温州是平民化的城市。在城市形象宣传中,我们是重点展示雁荡山的秀丽风景?还是向异地传播一种“最温州”的生活方式?不同的宣传取向会产生截然不同的效果。相比较雁荡山而言,温州种类繁多的小吃更是把游客留住的重要旅游资源。市民的从容会让游客感觉像是接待朋友一样,把平常人家原汁原味的生活呈现给旅游者,而不是表演式的安排。

  温州还是一个包容性与开放性极强的城市。在五马街上10多分钟的路程中,我注意到街面上只出现过一个烟头,而且还是放在垃圾桶旁边,整条街的地面非常干净,体现了城市管理的水平。我还看到了乞讨者,但市旅游局领导,还有城管,并未将他们赶走,足见这个城市的包容。按照国家旅游局的要求,研究院近两年一直在研究世界旅游城市的问题,我们关注到里约热内卢并没有因为奥运会而拆了贫民窟,它说既然全世界都知道里约热内卢有贫民窟,何必要拆。我想,从这些细节上,可以看出一个城市的包容性,也充分体现了一个城市管理的水平。宏观叙事的东西往往容易看见,比如地标性的建筑。但往往细节才真正考验一个城市的管理细致化程度,检验一个城市是不是适合居住。财力强大固然很好,但是我们应该更注重城市柔性的方面。

  温州的经济体量已经超过3000亿,在浙江省内位列第三。但是软性的东西,才更适合老百姓。在五马街,浙江当地生产的皮包和鞋子都很漂亮,价格并不昂贵,温州人在整条街上行走就像是邻家兄妹般的随和。我相信外地人购物一定会愿意来到这个地方。当然,我们也会去世贸中心,但是我相信大多数人都会选择到女人街、五马街。为什么?根据报道,中国金融资产上千万的人不超过100万。这个数字表明中国人并不是都富的不得了。事实上媒体把极端的东西放大化,而大多数的老百姓还是过着普通平常的日子。我注意到,世贸中心区域布局中,一边是高楼大厦,一边是黑瓦老房。拆迁看似是更加以人为本,但是老百姓会认为,祖祖辈辈都在这里待着,政府没有采取强制性手段,而是和老百姓慢慢商量,渐渐地高楼与老屋的搭配不再那么突兀,混搭也变得更加和谐。五马街的街道中间有一棵高大的榕树,往前走是绿化植被,再往前才是铁栏杆。这是不是规划局或城建局的用心设计不得而知,但是这些细节都会给外来的游客以深刻印象。从一点一滴当中都能感觉到这个城市尊重历史、尊重自然,而不只是天天将和谐、生态停留在口头上。包容、宽容,前提是有从容的心态。温州基本上已经具备条件,可以花些心思推进世界旅游城市的建设。

  从世界旅游城市的建设而言,固然可以设立一系列指标来指导规划,但是首先要坚持那些已经形成共识,并成为城市文明公约数的若干基本理念。

  第一个理念,城市交通系统的建设要方便游客进出和本地出行。这涉及到城市之间、区域这间的大交通,也涉及到市内通行的小交通。旅游交通不仅仅是飞机、火车、邮轮,也包括城市内轻轨等在内的各种交通方式。温州市随处可见可供租赁的公共自行车,这一点就做得很好。我从博物馆出来,看到馆外面有几个小孩在骑租来的公共自行车,很自然、很幸福,自然而然也就愿意在这个城市休闲与生活。所以城市交通的便利性和有效性是第一位的。

  第二个理念,要有完善的城市基础设施和人性化的公共服务体系。基础设施是硬性的,公共服务是软性的。一个城市除了生产的功能还有生活的功能,生活的功能离不开衣食住行,基础的生活享受完了后要有高级的享受。温州博物馆的规模很大,布展很棒。我到每个城市必要看博物馆,它体现了你这个城市过去的历史,代表一个城市的气质。还有科学馆,电影院,图书馆等,甚至包括江心屿这样的城市公园。这些地面上的有形建筑、公共空间,以及地面以下的电缆、通信、自来水管道等都是城市的基础设施。虽然这些设施似乎离旅游有些远,但是缺乏这些,城市就不成其为城市,更谈不上旅游城市了。好的城市,公务服务也需要跟上。香港的地铁我很喜欢坐,因为它很方便,很人性。它的指示牌不会写着东北出口是大剧院,西南出口是大剧院,而是棋盘状分格的,一格是多少米,指示明确清晰。香港的警察在游客问路的时候也非常友好,不会呵斥,而是竭尽所能地提供帮助,会让人感觉很亲切。当然,信息提供、应急救援、投诉机制等公共服务也需要跟上去。现在散客比例越来越高,全国近30亿游客中有96%是散客。由于商务客源比重高,温州的散客比其他城市还要多。这就意味着我们谋划世界旅游城市的时候就不能从传统的“小旅游”的角度出发去想问题。游客如果到天一角去吃饭被宰,是旅游的事还是别的部门的事?游客满意度就是从游客的角度来打量一个城市,是对一个城市总体的评价而不是对旅游的评价。

  第三个理念,要有完善的商业接待体系。在现代社会,旅游既不能依靠政府的行政接待体系,也不能完全由游客自己来解决行程中的所有问题,这就需要完善的商业接待体系来提供相应的服务配套。特别是在国民大众越来越成为消费主体的今天,城市成熟的商业接待体系正在和市民的休闲资源一道,成为吸引力巨大的非传统旅游资源。其中,不仅需要有高端的服务品类,也需要有老百姓愿意并能够消费的服务设施。不能仅仅建设高等级的酒店,还需要打造各种类型与档次的主题酒店、经济酒店、民居客栈与之配套。商业服务的完善才能够让游客在城市感到方便与舒适,感到自在与放松,进而才能对城市产生认同。

  第四个理念,要引导社区居民友善待客。优秀的旅游城市,当地居民对游客是友好的,对游客是欢迎的。但有的居民不愿意游客来打扰生活,觉得游客来了以后会抬高物价,造成交通拥堵,甚至败坏社会风气。任何事物都有正反两面,旅游的发展当然也会带来一些负面的影响。说发展旅游就什么都好,这不现实。当地居民是否发自内心地欢迎游客的到访,对于建设世界旅游城市是非常重要的,友善既体现在态度上,也会体现行为上。比如说交通标识系统有没有不同的语言,警察或者工作人员是否能讲标准的普通话,你去向陌生人问路,当地人是不是热情而真诚,打不到出租车、购买商品价格或者品质被欺骗了,投诉能不能得到及时而有效的解决?这些与游客切身利益相关的问题都是值得我们花力气加以解决的。

  把温州建设成为世界旅游城市,这是一个大课题,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依依、子千等院内的同事,还有市委市政府研究部门、市旅游局的同志们会专门研究的,相信会有高水平的规划成果。最后我想就项目本身谈几点想法,供课题组在研究和写作过程中参考。

  首先要从理论上把建设世界旅游城市这件事情说清楚,使之真正成为政府意志和社会共识。现在大家说温州说得比较多的是工业城市、商贸城市和高科技城市,对于建设世界旅游城市能带来多大的效益,我想不少同志还是有疑问的。如果心里不清楚,态度不认同,那一定不会尽全力而为。如何从城市和旅游文化发展的角度把世界旅游城市建设的必要性、可行性、内涵与目标等问题回答清楚,可能既是我们的研究任务,也是为未来的战略实施打好舆论基础。只有坚持理论创新,才能够最大限度的凝聚社会共识。

  其次要将建设世界旅游城市作为城市发展的未来牵引。在这个过程中,需要多一些从容的心态。可能这话不太合时宜。但整个工作就像我们小时候做饭一样,你老揭开锅盖看看熟了没有,不行再加点火,饭肯定就做夹生了。你就让它慢慢烧,大的方向就是要把它烧熟了就行,好好淘米,好好做饭,好好加柴火,饭才能够好吃。世界旅游城市的建设过程同样如是,一定要多些从容的心态。

  再次要梳理好与游客共享的城市生活资源,在城市生活的基础上发展城市旅游。市场宣传上也好,产品规划上也罢,都要好好梳理一下哪些城市的生活资源可以拿出来为游客共享。尤其需要重视衣食住行等百姓日常生活的内容,这可以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在市民生活的基础上再进行一些项目建设。发改委在审批项目时一定要关注项目在供给游客使用的同时,市民是否可以共享。过去的很多旅游项目表演性太强,总让人觉得不自然。要不奔着古代去了,不往现代走;要不奔着外地游客去了,不考虑当地居民。阿布扎比法拉利中心那个项目就很好,既充分体现了当下人的生活方式,又充分考虑到了游客的消费需求。这一类的项目才有生命力,因为它可以平滑旅游消费的季节性波动。这也是为什么很多旅游招商项目吸引不到投资商的重要原因,投资商认为政府部门做的项目书不真实,要重新做。

  最后,希望公安、城管、工商、质监等部门共同努力,为游客营造安全、有序和高品质的生活环境。旅游是一种异地的短期生活方式,涉及到城市发展与管理的方方面面。传统的观光旅游是以差异性为基础的,差异性越强则吸引力越大。但是城市旅游,特别是休闲旅游,则是在差异的基础上强调相似性,在相似性的基础上追求差异性,这样的城市才最可能成为世界旅游城市。服务品质一定是在相似性基础上的生活品质,是游客可以寻常打量,可以触摸的温暖。大家想一想啊,如果只强调差异性,那么世界旅游城市就不会出现在伦敦、巴黎、东京,而会出现在中国的青藏高原,因为那里的差异性实在是太大,可能没法子生活啊!城市旅游还要提供安全的环境,这里的安全包括传统意义上的生命和财产安全,也包括游客特别是散客的心理安全,只有充分关注每一位普通游客的在生活细节上的感受,世界旅游城市的建设才不会偏离大的方向。

  把理论说清楚,把逻辑链条定下来,进而梳理框架和模块,世界旅游城市的建设思路也就逐渐清晰了。祝同志们工作顺利!

  (作者:戴斌)

channelId 1 1 1
860010-090602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