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视频|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央视网 > 旅游台 > 旅游频道

杭州西湖多家会所门庭冷落 地板被撬面临断电

发布时间: 2013年06月14日 10:22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 浙江在线-钱江晚报

主编推荐
视频推荐
美图推荐

  八项规定出台半年之后,西湖边高档会所举步维艰——
  抱青会馆连地板都被撬走了,西湖上的富通宴会船这个月都没开过,江南会因欠租屡受断电威胁

抱青会馆大门紧锁。本报记者 董旭明 摄

抱青会馆大门紧锁。本报记者 董旭明 摄

  北山路,一边是里西湖小荷才露尖尖角,另一边,有新人在别致的西洋小别墅前拗造型,原本这个时候,该是“抱青会馆”华灯初上开门迎客的闹猛时光,现在,落地玻璃门,一把U型大锁锁上了一屋子的冷清。

  抱青会馆在今年4月关门。

  再往前走个四五百米,往日里红灯笼高高挂起的“大宅门”也是一片漆黑。

  早在2009年5月,本报曾经报道过《西湖边,会所风越刮越猛》,披露了那些一桌消费动辄上万元的会所,以公款消费为主要生意的会所,正在逐步蚕食湖边美景。

  目前,这些曾经光鲜的会所正在遭遇前所未有的寒流。

  据一位资深会所经营人士说,在中央的八条规定严禁公款吃喝的规定出台之后,“会所”首当其冲。而他自己在经历了前所未有的“寒冬”之后,于今年三月退出会所全部股份。

  八项规定出台半年之后,西湖边高档会所举步维艰——

  抱青会馆连地板都被撬走了,西湖上的富通宴会船这个月都没开过,江南会因欠租屡受断电威胁

  曾经光鲜的西湖边会所

  如今门庭冷落

  为权力寻租提供空间的会所生意难做,恰恰是我们所愿意看到的新闻

  抱青会馆

  连地板都被撬走了

  抱青别墅,是清末民初南浔丝绸富商邢赓新建的别墅。这栋三层欧式砖木结构小别墅在名流聚集的北山路依旧非凡出众。

  2007年,作为杭州市历史保护建筑的抱青别墅由某交通企业租下,变身会馆。

  当年抱青会馆声名招摇,单单装修就花了上千万元:小牛皮包裹的餐椅、纯铜的踢脚线、意大利的水晶灯。服务员面对好奇探进头来的老百姓总是说:“对不起,我们一般只做商务宴请。”再问能不能坐大厅呢,服务员说:“感觉不好的,领导进包厢,大厅都是司机们坐坐的。”

  今年4月,抱青会馆关闭。

  尽管其负责人解释“是装修,不是倒闭”。但是,记者从景区工作人员处了解到,对方确定不再续约,如此,坊间“关门”的说法是正确的。

  记者扒着玻璃门往里看,牛皮椅子不见了,连地面上的实木地板也都被全部撬走,只留下一个个跳空的地笼,像张开的大口露出惊讶的表情。

  西湖上的富通宴会船

  这个月一趟都没开过

  马家湾,南山路上雷峰塔和苏堤之间的一个游船码头,也就是当年西湖渔亭的附近。停靠在此的多是一些小型电瓶船,在一堆“小个子”中间,“富通”龙船犹如江湖老大一般傲视群雄。

  但是,老大的日子好像不大好过。龙船实际上是两层楼画舫,业内叫西湖餐饮船。很多人甚至还不知道还有这么个绝妙的去处——泛舟湖山、丝竹声声、觥筹交错。

  “富通”只做高档宴请,船尾包厢一个大圆台面,可坐十来人,一天只做午餐和晚餐两桌,每桌消费也基本上万元。

  “是不是公款消费不好说,至少都是发票客。”景区工作人员说原本一个月“富通”至少出动七八趟,现在一个月一趟都保证不了。

  “富通”驾驶员很反感记者拍照,但是问他又没生意守着干嘛,他一脸茫然一副懊恼,“老板说先等等,再看看”。

  江南会

  因欠租屡屡面临断电

  还有更隐秘一点的,孤山南麓俞曲园纪念馆。这是由晚晴著名学者俞樾的旧居俞楼改建而来,曾有“西湖第一楼”美誉。院内假山叠石,亭台楼阁。但是很多年前游客就只能止步于前厅,因为后院已被个人租下。昨日致电过去,纪念馆工作人员说,吃饭的地方倒闭了,关门好几个月了。

  众多大佬合作的“江南会”,占地宽广,坐拥“三台梦迹”,先贤堂。景区工作人员昨天说,江南会啊,已经不止一次拖欠租金,每次他们都要放下狠话,“再不缴租,晚上8点断电”,之后才缴纳。只是记者无从知晓欠租是不是与生意有关。

  太子湾翠越会和花港魏庐,生意也清淡不少,不过,“日子还可以过得下去”,工作人员说,魏庐背后有万事利公司这个“大老板”在支撑。翠越会则价格不算很高、环境空气都好,一般私人企业生意来往,在这里宴请的不少,另外,太子湾郁金香展,也为它赚足人气。

  “领导们不肯出来了”

  会所几乎无法生存

  一位会所经营者说,办会所不同于一般餐厅,很烧钱,如果没有公款消费带来的高产出,会死得很快——

  租金不菲。记者从景区管理处了解到,像抱青会馆,年租金为140万元。其他景区地段往往租赁空间更大,所以租金也要上百万。

  装修投入大、翻新快。会所做的都是熟客,熟客更需要新鲜感,所以会所的装修频率相比大众餐厅更快,一般两到三年一定要全盘翻新。而一般会所一个包厢的装修费用就需要三五十万元,更豪华别致的,那就“没底了”。抱青当年耗资1000万装修,三台山景区的顶级私人会所紫萱度假村,据说当年装修耗资两千万元。

  而这一切高投入看中的都是公款消费带来的高产出。

  这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经营者说,其实从去年下半年开始,会所的生意就不如以前那么好,那时候中央屡屡强调三公经费的严管,到年底中央八项规定一出台,会所生意骤冷。

  年底年初,原本是迎来送往,吃饭请客的高峰期,但去年年底,会所生意骤跌五成以上。

  有会所经营人士对记者叹苦经,目前的情况是“办酒容易,请客难”,“领导们不肯出来了”,他分析的原因是现在微信微博,长枪短炮,一旦网络曝光,局面也往往无法把握。

  原本一个拥有15个包厢的会所,一年盈利数百万元不在话下,但是今年以来,勉强维持,“风险那么大,如果这样做会所,就没意思了”,经营者说。

  其实从去年下半年开始,会所的生意就不如以前那么好,那时候中央屡屡强调三公经费的严管,到年底中央八项规定一出台,会所生意骤冷。

channelId 1 1 1
860010-090602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