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视频|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央视网 > 旅游台 > 旅游频道

南京最古老六朝松树 千年仅靠一块树皮维持生命

发布时间:2013年08月15日 10:10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现代快报 | 手机看新闻

主编推荐
视频推荐
美图推荐

  南京主城最古老的树,就生长在东南大学的西北角。传说这棵圆柏当年由梁武帝手植,故而又称六朝松。顽强挺立了1400多年,它遭过雷劈、雪灾、白蚁的袭击,见证了《昭明文选》的成书、两江师范学堂的兴衰、南京市共青团组织的诞生。据园林专家最近一次的会诊,这株六朝松已经老到仅靠一块树皮维持生命,随时都有可能遭遇不测。

  如果有一天,六朝松真的不行了,该如何继续承载它丰富的历史文化价值?专家们想了很多备选办法:搜集种子重新繁殖、利用组织培养克隆一株、寻找替身。

  现代快报记者 余乐

  六朝松两侧都有东西支撑,仿佛一位架着双拐的老人

  六朝松两侧都有东西支撑,仿佛一位架着双拐的老人

  树身蛀空了,中间浇筑的是混凝土

  树身蛀空了,中间浇筑的是混凝土

  千年六朝松仅靠一块树皮支撑

  昨天中午,东大西北角,静悄悄的梅庵旁,这棵老树张开古铜色的枝干,两侧都有粗粗的铁杆支撑,仿佛一位架着双拐的老人。走近一看,老树被圈在两层铁栅栏中,树身用两根钢管和三个铁环固定住,钢管直接插入树干,露出拳头大小的树洞。树身全被蛀空了,中间浇筑着混凝土。枝叶基本上全枯掉了,只剩下树冠上两簇绿枝,还存有一丝活力,但令人遗憾的是,上面还打着“绷带”。

  这样的一棵老树,是怎么存活下来的?东南大学相关人士介绍,学校每年分两次给古树体检,排水系统、光照、适当修剪周围的树木,为老树预留足够的生存空间,就像呵护一位迟暮的老人。

  老树的不少树皮已裂成了条状,细细观察,只有角落里一小块树皮是完整的。“老树就靠它呼吸、输送养分。”这名负责人说,前几年,六朝松的长势还算好,树冠上两片“绿云”一直保存完好,可经历了一场雪灾后,元气大伤,专家们只能尽力维持它的生命。

  请来专家“接骨”,可能还是救不了它

  去年冬天的一场大雪,压折了六朝松仅存的树冠,枝叶连筋带骨耷拉了下来。

  开春后,东南大学请来南京市盆栽研究会的专家潘煜龙,对老树进行捆绑式复原。老树南侧的一根粗树枝,裂成了6根。潘工先利用夹板使外部的形成层和内部的木质部重新吻合上,“只有血管通畅了,才能给树供水、供养。”潘工说,然后用细细的麻丝将树的外围包起来,再在伤口上涂上一层特效药。“树木的生长也讲究平衡,尤其是大型乔木。”潘工说,树根和树冠的长势是相关的,“树冠受损了,下面也长不好,时间一久,树木就不行了。”

  打上绷带后,六朝松朝南的枝叶又恢复了绿色。“但松柏类植物一旦受到关键性打击,就很难逆转,何况是这么老的古树。”一名园林专家说。

  为它延续后代,3种方案待定夺

  最近一次给六朝松会诊时,园林专家说“每次看过老树,都觉得心惊胆战”,如果不是保护得好,这株老树早就该下“病危通知书”了。

  担心老树某天会突然出现噩耗,专家们已经提前开始商议它的“后事”。第一种,是将老树的种子进行特殊处理、繁殖后代。南林大的专家发现,这株1400多岁的老树还结种子,但胚芽基本已经空了,“柏科植物的种子本来就很难发芽,要经过特殊的技术处理。”园林专家有点惋惜地说,这株树早就错过了最佳生育年龄,想繁殖血统纯正的后代,还得在技术上想想办法。

  第二个办法,是利用组织培养技术,克隆一株六朝松。“这个能操作起来最好,自己繁殖自己,100%的血统传承。”园林专家说,可是,圆柏的组织培养,国内很少有人做,“它不是经济作物,很少有人研究如何克隆。”

  第三个办法操作起来比较容易,但也是争议最大的,不少专家都很犹豫——找一株正值壮年的圆柏当替身。有专家说,在北京的景山公园,相传崇祯皇帝上吊自杀过的槐树,就是一棵成功的替身,对六朝松进行文化传承,也可以效仿这种方式。“再经过几代人,又是一株古树,到时候人们不会再介意它的血统,注重的则是精神寄托。”园林专家说。

  但到底采用哪种方式来传承古树的历史文化,专家们也犹豫未决。

  南京第一批古树超半数年老衰弱

  现代快报记者了解到,南京市目前挂牌保护的古树名木共有1268株。最近一次的普查,对589株最早入列的古树名木进行了体检,结果发现,其中308株长势衰弱,严重衰弱的有15株。

  园林专家分析,这批老树由于年纪太大,本身就比较脆弱,再加上有一部分分布在丘陵和山地中,土壤贫瘠,条件较差,很容易造成营养不良,最终衰弱甚至死亡。

  除了年老体衰的自然原因,古树名木还面临着一系列“杀手”。

  首当其冲的是病虫害侵袭。据统计,在南京长势衰弱的古树中,受到白蚁侵袭的高达29.54%。“白蚁算是古树的第一大杀手。”园林专家说,这些树木周边往往是老式的木结构房屋或是林地。

  在南京43科不同的古树名木中,它们各自的害虫天敌也不同。“紫藤主要受到天牛、小蠹虫和金龟子的危害,糯米椴、三角枫容易患瘿瘤病,而薄壳山核桃的天敌是透翅蛾。”园林专家说。

  还有的古树,虽然没病没虫,却因为生长环境改变而衰弱,比如南京地质博物馆受伤的雪松,因为树坛中种植了要经常浇水的观赏植物麦冬。

  另外,一些人为活动也能对古树名木造成威胁。园林专家认为,道路建设、拆迁等,对古树的生长环境产生了很大的影响,使它们的根系受到损伤。

  专家也为这些生病的古树名木开出处方,例如在腐烂的树干里灌混凝土,或加木炭、玻璃纤维等填充材料;为雪松等浅根系的树木制造“呼吸器”,还利用竹管,向根部直接灌输营养液。此外,针对一些较敏感的树木,如雪松,尽量避免汽车尾气的侵害。

channelId 1 1 1
860010-0906020100
1 1 1